西祠百科

太可爱了呀转发@宝藏创意:#被羊毛毡动......

6天前

动漫

太可爱了呀【转发】@宝藏创意:#被羊毛毡动画治愈到了# 艺术家Andrea love的羊毛毡定格动画作品,不只是有着舒适丝滑的画面,听觉上带来的享受更...2022年2月22日

太可爱了呀【转发】@宝藏创意:#被羊毛毡动画治愈到了# 艺术家Andrea love的羊毛毡定格动画作品,不只是有着舒适丝滑的画面,听觉上带来的享受更...2022年2月22日

  在场的曹家村的村民可没有见过如此“奇怪”的“山大王”,说是抢东西吧!也没见这帮人杀人立威,更加没有掘地三尺地来挖老曹家的地窖,跟这群人的凶恶面目完全不搭。而且最最奇怪的是这帮人的头目——在场的“山贼”里唯一有裤子的,这位大王拉了那些个老娘们出来而不是拉大姑娘已经很奇怪了。而且拉女人出来居然只是让她们帮这群山贼量衣服的尺寸,而且还丢出了如此大一块银子,看上去好像居然还要付账!这种山大王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  伯符抓了抓自己的胡子,又从怀里抓出一块银子,直接丢到了明显是在场的人地位最高的曹老爷面前,也不多话,转头吩咐起了那几个女人衣服的式样。能让自己的儿子成为进士,虽然名次较低,但是这曹老爷绝对不是傻人,见识是肯定有的——就算他没有。身边的西席先生也绝对有见识。他们当下就觉得这群奇怪的“山贼”应该不是“坏人”,或者说起码可以谈一谈。这个年头看来大明气数已尽,山西、河南到处是流民,就别提陕西了……若是能将这一百来个一看就非常能打的壮汉笼络在手里或者至少能说上话,那在这个世道多少也有点依靠……当下曹老爷示意自己的管家去搭话。  伯符可听不懂这大明末年山西人的土话。即使是这个管家已经非常努力地察言观色换上了官话也是如此,带着浓重口音的官话让伯符皱起了眉头,这山西口音的南京话实在是一笔雕草!伯符干脆地用宁波话跟这帮人扯起了淡。  双方鸡同鸭讲,虽然互相都听不懂,但是气氛倒是和缓了不少。最后这西席先生拿了根树枝,在地上划了几个字。伯符点点头,同样用树枝开始在地上写字——对于这个高大非人的彪悍山大王居然也能认字写字这档子事又让一些人惊到了……  双方进行了友好而坦诚的“交流”,伯符胡扯了一通自己跟这些壮汉的来历,也没有指望有人相信,只是说出了流落到此地,想要找个地方住下,然后“为国家出力”——至于有人信不信!反正伯符就是这样说的……对方则是表达了对于这帮“壮士”如此勇力的称赞,对于大明朝廷的“忠诚”,“个个都是义士啊!”至于伯符他们信不信,反正曹老爷信了。  最后他们谈好了,曹老爷愿意划出一边荒山上的地让伯符他们去种——算是不收他们的租子,曹老爷也是个大气的人么。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就是当流民来袭扰曹家墩子的时候,伯符他们能够“稍微”地施以援手——为此曹老爷愿意为他们在当地官府里挂个本地早已荒废的卫所的名头。反正那个卫所虽然没有撤销,但是兵员早已经在前几年里逃散一空了——虽然有个百户在,但是那家伙从来都是躲在县城里不干事,反正如今地方军制早已经败坏,乱世之中也没啥人催要他那个百户所的国税粮草——这货就在等哪一天撤销这个卫所……  报效国家也是要用钱的——现在哪怕伯符被授予了一个宁武千户所下属的百户这种破烂官阶,同样还是要孝敬的跟关节费用的……而且照例曹老爷首先要拿一份介绍费,然后千户所里要给一笔孝敬,官府里还有名目繁多的比如盖印费之类的东西,最后才是当事人前百户在中人的见证下拿了一笔安家费跟买官费欢天喜地地将那个破百户转给了伯符……  “前前后后为了这个破百户居然要花纹银百两之多!我靠居然还没有军田!还要问那个曹某人借一块山地来谋生……这大萌不亡是无天理……”伯符哭笑不得地安排那百来个总算是有了一身衣服的混蛋们去山脚下用泥土跟石头来造房子,至于山上那早已经抛荒的田地——现在不是冬天么,等春天再说。到那个时候种麦子也来得及——反正伯符这里有美食的俘虏世界里的高产小麦种子……但是眼前的食物比较麻烦,就是用钱去买也够呛,大明天灾已经持续了十年,北方早已经荒废,就是有大笔银子也难买到大量粮食。  好在位于堵截农民军的前线的大明官军帮伯符解决了吃饭的问题——他们漏出了巨大的缺口,从这个缺口里李自成、罗汝才、张献忠等人的农民军蜂拥而入山西……第六百七十九章  崇祯年间,冬天冷得出奇,黄河冻结的程度足以让大车跟披甲的人马在上面行走。大明官军根本没有能力封锁黄河,他们唯一能干的就是在几个大的城市与交通要点布防——奈何流寇流寇,就是突出一个“流”字。崇祯十年十一月初八,在多次虚晃一枪调动了官军之后,李自成这帮流寇将一批老弱妇孺跟劫掠而来的钱财丢给了官军,主力甩开了官军直插黄河,一日之内便度过了黄河直扑山西、河南。  得到消息的官军立刻放弃了围剿拖后的农民军后卫,试图拦截进入山西的农民军主力,然后他们吃了个伏击……潮水般的流寇从巨大的缺口无后顾之忧地就这样涌入了山西。  宁武千户所的兵力少得可怜,按照花名册上该千户应该有战兵三千,但是实际上这个千户所有的兵不管老弱病残加在一起还没有一千……只是在伸手问兵部要饷以及各级文官照例漂没的时候完全是按照三千战兵的数字拿钱拿粮的,而大明兵部也照例只发三成……至于伯符手里有百把人已经算是宁武千户所里唯一的距离兵员定额最接近的一个百户了……他那个百户所定员一百十二人,实际的数字伯符数了数——不算他自己的话有一百零六个,“只差了五个,估计大明的卫所里我这个算是兵力最雄厚的了。”  可惜武器实在是稀烂,一百多人不要说铠甲,就连大明的红色胖袄都配不起。手里的家伙更是五花八门——基本上都是烂铁片一样的刀跟锈迹斑斑、木杆都腐朽的长枪,弓箭根本没法拉开发射——好在这山上起码有点树,砍下来之后稍微修整一下然后钉几个钉子上去当狼牙棒,威力还在正规卫所兵器之上……  往宁武府来的是“曹操”罗汝才所属的匪号叫做“大天二”的农民军首领。此人人高马大,骑在一匹杂马上晃悠着,身上的衣服乱七八糟,就连女人的花衣服都裹在身上。身边的亲信也骑着杂马跟骡子,身上的衣服同样是五花八门,一看就是从不同的地方抢来的。罗汝才是典型的流寇。他的部下也是一个德行。大天二对于自己的手下到底有多少人是一点也说不清,但是他对于自己的亲信有多少人倒是记得非常清楚。“等会到了宁武府,让那群废物先冲一冲,看看官军如何。”这家伙拍着身边骑着骡子的一个亲信如此说道——在他们的身后,是蜿蜒了很长一段距离的叫花子一样的人群,男女老少都有,大部分人手里也就是一根棍子而已。大天二跟他身边的二十来个亲信虽然穿得花花绿绿,但是手里的家伙倒是颇为精良,刀枪弓弩都保养得颇为良好,头上的头盔跟一边驴子上驮着的铠甲都用油擦得亮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