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祠百科

一个人去西藏是一种什么体验?西藏旅行vlog...

6天前

旅游

西藏旅行vlog day1。#西藏美好推荐官 #静茵旅行vlog - 钟静茵于发布在抖音,已经收获了3.1w个喜欢,来抖音,记录美好生活!2021年5月11日

西藏旅行vlog day1。#西藏美好推荐官 #静茵旅行vlog - 钟静茵于发布在抖音,已经收获了3.1w个喜欢,来抖音,记录美好生活!2021年5月11日

  我在十四五岁的时候喜欢上小意,那时候的感觉纯净的就像娃哈哈纯净水,没有杂质,没有贪恋,即使是心动也是那么的坦然和安静,但是小意却不知道,其实即使知道也没有什么意义,他会喜欢我吗?十几年后的梦里有时候还是会梦见小意,只是那个时候的大致轮廓,始终看不见他的脸和眼睛,不知道这么多年以后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他的眼睛是不是还是象纯净水那样清澈。我只有摇头的份儿,在梦里小意从来没有跟我说什么,只是那双眼睛尽管看不清,但却始终安静的看着我。  初次的暗恋距离我的人生越来越遥远了,但是有时候我却记得的越来越清晰,很多东西都已经没有办法回头我比谁都知道这个道理,可是那个时候付出的青色怎么就可以那么的眷恋和那么的幸福,哪怕是那么一瞬间一瞬间。  第023章 要气疯了  回到宿舍我有点儿百无聊赖,可能一飞说得对,我确实是有一些剩余的精力没有地方消耗了,可是这也不能怨我啊。  小诺还真是遵守承诺,请我吃了一根黄瓜,不过还是有条件的,条件就是帮着她写一封情书,哼,就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一根黄瓜换一封情书,问题是,可恶的丫头是在我把整根儿黄瓜完全吃光了之后才说出这个条件,我可怜兮兮的,连个黄瓜根都吐不出来了,没有办法反悔了,小诺跟我说着她大概想表达的意思,让我尽量婉转含蓄,把她身上淑女的风度给描绘出来,我咬着圆珠笔的头看着小诺的陶醉状态:哎,小诺,我咋就感觉你身上全是三八的风度,哪儿显着有淑女风范了?  小诺瞪了我一眼:有种,有种你把黄瓜吐出来啊?  我无奈的摇头:我不吐,冬天的黄瓜,很贵的,哪儿舍得啊?  我彻底跄倒,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啊,这话还真不是盖的。小诺的梦中情人就是经济管理专业的大雄,我第一次发现这个男人和女人的喜欢完全不同,大雄说不上帅气,但是彪悍有余,整个身材就是一个北极熊二代,可是小诺就为了大雄这个北极熊二代似的彪悍男生有点儿茶饭不思了,甚至是夜不能寐,这个小诺身高不过160左右,体重可能还不到50公斤,就这么一个娇小的人也有剩余的精力?我还以为只有我这种身材威武的女生才有剩余精力呢?  按照小诺的要求,我人工制造出一封情书,写的时候不觉得,写完一读,那感觉绝对比俩猫掐架时候竖起的毛还高,我一哆嗦,把情书给了小诺:得,你哪来哪去吧,我可受不了。  小诺冲我甜甜的笑:十八,那次还请你吃黄瓜。  我在心里哼了一下,下次?下次吃黄瓜之前,我非要你小诺写个切结书不可,一定要写明请我吃黄瓜没有一丝人为利益,以为我傻啊?哼。  下午是两堂微积分,我最不喜欢的课程,我的微积分书还是崭新的,没有怎么翻看,我还在愁着怎么复习呢?上课前我很早就到了上课的教室,也没什么事儿干,把书放在座位上,跑到走廊瞎溜达,我从三楼往下看,意外的看见小淫拎着袋子和佐佐木往楼上走,估计他们下午也在这儿上课,佐佐木抬头看见了我,朝我招呼:十八,来这么早?  小淫冲我嘿嘿笑了一下,和佐佐木一起上了楼,朝我走过来,我朝佐佐木笑:你们也在这儿上课?  佐佐木点头:是啊,两堂计算机理论,无聊透顶,不过小淫爱上这种课。  我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他?他的思维能跟正常人一样吗?  小淫没搭理我,把手里的袋子扔给佐佐木,从里面拿出小的包装袋还有一瓶水,撕开包装,估计这家伙还没有吃午饭,小淫自顾自的吃了一口,然后看着我:十八,你吃饭了吗?没吃和我一起吃算了。  我嗤笑:就是没吃,也不和你同流合污,成什么样子了。  小淫一本正经的看着我:什么同流合污啊,真是的,我不嫌你脏已经够给你面子了,老佐多年的哥们我都不跟他一起吃东西,哎,你不要不识好赖人。  小淫说着靠在我旁边的栏杆上,拿水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哎,十八,是兄弟呢,才跟你说实话来着,你呀,还是留个长发,修个眉毛,脸上也跟别的女生似的多擦几层类似面粉的东西,再去买几件小花褂小花裙子之类的东西,往身上一穿,对,还要买支口红往嘴上涂涂,绝对有回头率,老佐,你说是不是?  佐佐木忍住笑:小淫,人家十八不惹你,你怎么老是惹人家啊,真是的,那还是十八吗?  小淫一脸坏笑:我不是为了减少十八将来嫁不出去的几率吗?你看十八现在,哪像个女人啊,活脱就是一个大男人,悲哀啊……  我哼了一声,甩开小淫搭在我身上的手:谢您老关心,嫁不嫁出去这事儿不影响地球自转,你吃自己的东西吧……  小淫突然往我眼前凑了一下,小淫的脸距离我的脸一下子变得只有十几厘米,吓了我一跳:哎,你干什么?  小淫转过头看着佐佐木:哎,老佐,十八的皮肤还成,就这一点也能冒充一下女人……  我气哼哼的给了小淫一拳:你神经病啊,怎么没个正经儿的。  小淫噗哧一笑:诶?十八也会不好意思?奇了怪了,十八,你知道啥叫不好意思吗?你怎么脸红了?做什么亏心事了?  我开始有点儿挂不住了,佐佐木拽住我:哎,十八,你别生气,小淫就是这样爱胡闹……  我听见下面有人喊:老佐,你们干什么呢?  我低头往下看,是阿瑟和肖扬还有饼小乐,刚才喊话的是阿瑟,过了一会儿,阿瑟领着饼小乐和肖扬上来了,阿瑟看见就笑:十八,你怎么了?喝醉酒了还是怎么了,脸红成这样子?  佐佐木解释:不是,是被小淫气得,哎,阿瑟,小淫这臭小子没事儿就惹十八生气,太不地道了。  肖扬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阿瑟转身看小淫:哎,你小子吃饱饭撑的?  小淫咬了一口三明治,嘿嘿笑:还没有吃饱呢?怎么可能撑着呢?我也是为十八好,不能咱们兄弟都成双成对了,就拉下她一个形单影孤的多不好?  我哼了一声:用不着你操心,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饼小乐开始笑:阿瑟,你还别说,上次在咖啡厅的时候肖扬就说小淫和十八爱掐架,他俩还不承认,连生气的口气都一样,还真是这样,他俩到一块儿就吵嘴,那个叫什么来着,不是冤家不聚头,对不对,对不对?  我瞪了饼小乐一眼:瞎说什么啊?你。  小淫喝了一口水:对,饼小乐,你瞎说什么啊?小心我女朋友听见后揍你。  饼小乐嘿嘿笑:看看,看看,连语气都一样。  阿瑟皱着眉头:好了好了,你们没完了是不是?边呆着去,十八,我有正经事儿跟你说。  我看着阿瑟:什么事儿啊?  阿瑟挠了挠头:就是学生会的宣传部部长,那个人和我还很熟,是人文学院的,我们没事儿一起打牌的时候说起你有文采的事情了,他想认识认识你,他叫元风,也是大三,明年就毕业了,想帮着宣传部物色几个人选,你有兴趣不?  我笑了一下:哪有时间啊,以后再说吧,对了进学生会,有没有钱赚啊?  小淫跳过来,拿矿泉水的手搭在我肩上:哎,十八,你就不能高尚点儿?不要钱钱钱的,太俗,学生会没有钱可以拿,但是可以给你一些扬名立万的机会,是不是阿瑟?  阿瑟把小淫扒拉到一边:吃你的东西吧,十八,那就找个机会你们认识一下吧,我们走了,还有点儿时间就快要上课了,十八,我们先过去了。  说完阿瑟领着小淫佐佐木接着上楼了,他们的课在四楼上,饼小乐和肖扬的课在三楼的东面教室,饼小乐嘻嘻笑的冲着小淫招手,肖扬倚着栏杆看着楼下,转过头,看我:十八,古时候是不是有个大诗人写过一首诗,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说的意思好像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是不是?  我点了下头:是啊,怎么了?  肖扬笑:所以说,我是旁观者,旁观者清,是不是饼小乐?  饼小乐摸着脑袋糊涂的看着我:十八,什么旁观者清啊,不懂,肖扬,你怎么就成旁观者了?十八,你明白吗?  肖扬盯着我的眼睛,诡异的笑:十八怎么会明白呢?十八是当局者,当局者迷啊。  我有点儿不高兴:哎,我当什么局啊,整的稀里糊涂的,我知道什么啊?我上课去了。  说完我就进了一会儿要上课的教室,这个肖扬,整的我稀里糊涂的,真是。  下午的课上得没有太大意思,我不大喜欢微积分,不是无穷大就是无穷小,没有个确切的准数,我比较喜欢1是1,2是2的东西,最好天下的事情都是123,顶多就再加上个0,多简单,一看就会,我不喜欢微积分,换言之,微积分估计也不大喜欢我,是主啊还是上帝之类的神人说过一些话,说是什么跟什么都是相互的,上课的时候我看见易名坐在我后边隔了两排座位的地方,好像在看什么东西,很出神,有次还轻轻的笑了,哎,我是对人欢笑背人愁啊,易名真的就对我一丁点儿感觉都没有吗?要命。  数学老师是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头发有些谢顶,看来是教了一辈子的数学了,我开始佩服这个老师了,讲了一辈子无穷大和无穷小,竟然还没有厌烦,始终是笑眯眯的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公证的写着积分的公式,看着一堆公式的时候我终于领悟出一件事情,难怪我天生是个穷光蛋,无穷大和去穷小的符号都是∞,说白了就是8这个数字放倒了,你想啊8是表示发大财的数字,发要是倒了,那就大发了,我竟然不喜欢这个符号,我那辈子能发大财啊?看来白扯,我就喜欢了0123,真是没有出息。  我感慨的摇着头,侧着脸的时候看见小诺在努力的写着什么,好像感觉不满意,不停的擦着,有次竟然拿橡皮擦蘸着口水擦,真是,这丫头平时看着挺五讲卫生的,这时候,哼,太差劲儿了,以后打死我也不借她的橡皮擦用了。  我愣神的时候,感觉有个什么东西打了我一下,我回头看见一个小纸条,我拣起来打开,是许小坏写的,我回了一下头,看见许小坏和夭夭并排坐着,朝我笑,我看见纸条上写着:十八,你啥时候给我介绍阿瑟认识啊,我等得黑发快要变白了。  我回了一下头,也没有看见许小坏的脑袋上有什么白发啊,我在心里哼了一声,没有搭理许小坏,这个小丫头,竟然给别人搭桥,把易名搭给别人了,我心里能舒服吗?  微积分课下课后我怕许小坏纠缠我,我提前就跑了出来,顺着走廊慢慢朝下走,走到楼梯口的时候,阿瑟和小淫佐佐木正好刚到四楼往三楼的楼梯口,阿瑟看见我就喊:哎,十八,正好,正好,我们要去玩篮球,就差一个人,正好,你帮着补一个人数,反正你也挺剽悍的,能唬人一阵子,平K那小子关键时候就掉链子,一会儿肖扬他们就下来了,老佐你去拿篮球。  佐佐木答应了一声,我有点儿为难:晚上还有家教……  小淫皱着眉头看着我:距离晚上家教还有三个小时,你是蜗牛还是蚂蚁,要这么早走?一场篮球不过四五十分钟而已。  我正要说话,许小坏和夭夭窜到我身边,许小坏兴奋的拽着我:十八。  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我无奈的看着阿瑟:哎,阿瑟,帮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许小坏,这个是夭夭,我们同一个专业的。  许小坏微笑的冲阿瑟伸出手:你好。  阿瑟有点儿不大自然的看了我一眼,快速和许小坏握了一下手:你好。  许小坏刚想说什么,阿瑟伸手拽了我一下:十八,走吧,再磨叽就没有什么时间了。  我也想回头和夭夭和许小坏说点儿什么,小淫推了我几下,我就跟在阿瑟后面下了楼,走到一楼的时候,阿瑟转头看我:十八,那个什么,你认识的女生我不想搀合,真的。  佐佐木揶揄的笑:哎,阿瑟,你不会是改邪归正了吧?还是不想十八为难?  阿瑟坏笑的转身给了佐佐木一拳:让你小子拿个篮球,至于这么婆婆妈妈的吗?小淫来,群殴了老佐。  出了教学楼的大门,饼小乐还有肖扬懒洋洋的等着我们,阿瑟笑:走吧,我们直接去篮球场。  我说我还拿着微积分的书呢?小淫看着我,嗤笑:大姐,拜托你,这些书往哪儿随处一堆就成,没有人偷这个玩意儿,又不是武侠小说,要偷也偷点儿有价值的东西,比如春宫图之类的东西,对了十八,你有这样的收藏没有……  我再也忍不住了,拿着微积分的教科书咬牙切齿的奔着小淫就冲了过来,小淫直接拽过肖扬挡在我的前面,我刚想转过肖扬去揍那个臭小子,小淫直接把肖扬往我前面一推,于是我猝不及防的和肖扬撞到了一起,肖扬的两只手举在胸前,我的额头直接撞到肖扬的下巴上,我看见肖扬的喉结动了一下:十八,你,你没事儿吧?  我揉着被撞疼的额头,恼怒的看着小淫:臭小子,你给我过来!  我看见佐佐木在偷偷的笑,小淫躲在佐佐木身后,阿瑟从旁边伸手敲了小淫的脑袋一下:哎,不带这样的,你有点儿欠揍了,小淫。  小淫笑嘻嘻的靠近我:十八,我错了,你大人大量,大人不计小人过,成不?  我顺手给了小淫一拳:臭小子,你气我上瘾是不是?  小淫揉着肩膀,朝肖扬苦着脸:肖扬,十八打人还真是疼,一点儿也不象女生,女生打人那叫粉拳,跟按摩似的,十八,你看好了,要这样打,温柔无骨,嘴里还要说,哎呀,你坏你坏你坏,知道吗?你那叫铁砂拳,不知道你小时候是不是吃了混凝土。  我气得快要发疯了,我转过别的方向:我不玩了,你们玩吧。  阿瑟拽住我,伸手给了小淫一拳:得了,有劲儿一会儿打球的时候使啊?这会儿装什么英雄?小淫,你有没有完了,干吗老是找十八开涮,小心我们群殴了你。  我恶狠狠的瞪了小淫一眼,没有说话,大家到了篮球场地,大雄和陆风还有一个我不认识的男生已经等在哪儿了,阿瑟大致分了一下人,朝我笑:十八,你篮球技术也好不到什么地方,能传个球就阿弥佗佛了,只要能传个球就成。  小淫嘿嘿笑:要是连球带人都进到篮球筐里面,你十八就绝对是名人了。  肖扬推了小淫一下:哎,小淫,你没有完了,是不是?  小淫笑着摆手:有完,有完,这就完。  其实我并不会打篮球,传球也就是能扔而已,也知道怎么搞得,防守的时候,防守我的人竟然是小淫,本来我就看着这个臭小子不顺眼,没有想到他还防守我,搞得我手忙脚乱,中间还被小淫一横手臂撞了一下,我的胳膊感觉很疼,完了只有十分钟,小淫突然一皱眉,看着我:十八你别打了,边上儿呆着吧。  我一愣,阿瑟看着小淫:哎,你发什么神经?  小淫冷着脸看了我一下:阿瑟,算了,我们这边少一个人也成,十八别打了。  大雄嚷:为什么啊?打的好好的。  小淫开始朝阿瑟嚷着:哎,十八太碍事了,你说打个篮球,碰到了不合适,不碰我还怎么防守啊,碰到她了,碰到哪儿也不合适,还怎么玩篮球啊?  饼小乐嘿嘿笑:小淫,平时,你也不在乎这些啊,你不是巴不得……  我瞪了饼小乐一眼,饼小乐把后半截话咽了下去,我拿手里的篮球往小淫身边的地上使劲儿一惯:神经,你以为我要玩啊,以后再找我做这种做蜡的事情,你就是王八蛋,哼。  我气哼哼的转身走了,我听见阿瑟喊我:十八,十八……  我拿起扔在地上的微积分书,没有回头,直接往宿舍楼走,今天倒霉透顶,哼。  第024章 他吻别人  我带着一种能够杀人的心情回到了宿舍,嘟嘟和苏小月正在抢着一本书,嘟嘟看着我黑着脸感觉很奇怪:十八,你怎么了,谁又欠你钱,还是你欠别人钱被追债了?  我哼了一声:该死该死的小淫,以后我要是再搭理他,我就不是个东西!  苏小月翻了一下眼睛:哎,你本来就不是个东西吗?  我大吼一声:苏小月,我要和你决一生死!  苏小月瞪着我:十八,你疯了?你自己说说,你是什么东西,是个面包还是个馒头,或者是个牙膏还有洗面奶?你是那样?  我被呛的无话可说,只好连着哼了几下表示自己心情极度的不爽和愤慨,苏小月快速坐到我身边,眯着眼睛看我:十八,小淫怎么着你了?是不是欺骗了你然后又想不负责任……  嘟嘟推了苏小月一下:不要诋毁我的梦中情人?  我无奈的看着嘟嘟:得了,人家还不知道你在梦里等着他呢?嘟嘟你别犯傻了,那叫傻狗等夜狼,几率等于零,等于零……  苏小月盯着我:你说正事儿,小淫怎么着你了?  我费劲儿的咽了下口水:那个臭小子简直是,真是受不了了,一起玩个篮球,还是他和阿瑟起哄让我去玩的,玩着玩着我还没有什么意见呢,他倒是来了脾气,说是让我边儿呆着去,说是碰哪儿都不合适,简直是,哼?  苏小月往我身上撞了两下,往后退:没有啊,我撞了你两下,没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啊?  我抓了一袋方便面,没有搭理苏小月,可恶的丫头,就知道挤对我,苏小月扭捏的朝嘟嘟笑:嘟嘟,其实十八应该理直气壮的说,小淫,你碰啊,我身上没有什么不能碰的地方,有本事你碰啊?对不对?嘟嘟,好容易遇到个帅哥……  我朝苏小月扔了一本书:哎,不要挑战我的耐性,知道不?我现在屁股下面就是火山。  晚上是高中生的家教,今天是数学,高中生和小学生正好相反,差的科目是文科,数学还成,最头疼的是英语,我也奇怪,对国外这个乐队那个乐队都感兴趣的人怎么会极其厌烦英语呢?很多孩子都是从歌曲里面学习英文的,估计是英文歌曲里面没有ABCD的选择或者书面用语的程序。  高中生的母亲一看就是持家有道的女人,家里家外收拾的很利索,我每次去,都会给我沏上一杯菊花茶,热热的,看着就让人感觉温暖,高中生对我也是很尊重,老师长老师短的叫着,每次我走的时候也都会送到门外,很客气。  今天高中生有点儿古怪,很想问我什么事情又好像不方便开口似的,我开始鼓励高中生: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有问题就问啊?难道你想等到高考的时候在考场上问吗?  高中生笑了一下:老师,不是那个问题?是……  高中生摸了摸脑袋,很不好意思的看着我:老师,你在我这个年纪,有没有,就是有没有谈过恋爱啊?  我吓了一跳,盯着高中生笑嘻嘻的脸:好小子,你早恋。  高中生紧张的嘘了一下:小声点儿,这事儿我就跟你说过,我爸妈不知道,哪是早恋啊,初中才是早恋,高中已经不是早恋了,老师,你谈过没有。  我尴尬的喝了一口水,我心里很想说的是:就我这样的,谁能看上我啊?  但是我还是很体面的温文尔雅的解释:这个问题吗?我是一心扑在学业上,男生女生都一样,要以事业为主吗?过早涉入情感生活,对将来那个发展,不是很好,儿女情长,为什么说儿女情长呢?就是因为英雄气短吗?是不是?现在对你首要关键的事情就是考大学。  高中生笑:老师,你一门心思扑在学业上,怎么才考了这么个一般的大学啊?  我黑着脸:怎么才考了这么个一般的大学?我智商低,行了吧?  家教完后我还在路上想,现在的孩子真是开化的早啊,什么事情都懂得了,哪像我们?不能说我们,应该说我,我读高中的时候也有很多男生女生穿着漂亮的情侣装,也互相表达爱意,可能多年过去之后这些事情未必就不好,即使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也不能枉下定论。  骑车快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我感觉挺奇怪的,因为学校大门口好像站着俩人,但是我也不能太确定,等到慢慢靠近的时候,我才看清楚,是肖扬和小淫,小淫像是猴子似的来回跳着,没有一分钟闲着的感觉,不是天生的多动症就是冻得,我还没有说话,小淫就朝我喊:十八,够给你面子了吧,两个大男人在这儿等着你,尤其是我,还是那么帅的一个人,几百年不遇啊。  我哼了一声没有说话,肖扬推了小淫一下:你不能老实点儿吗?吃了兴奋剂了?十八,我拖着这小子给你道歉,你说吧怎么罚他,阿瑟说了,就是把这小子压倒五台山下也不委屈他……  小淫厚着脸皮朝我笑:瞎说,十八才不舍得呢,十八才不会那么狠心,对不对十八?  我朝肖扬点了下头,没有搭理小淫,小淫有点儿急了,拽住嘟嘟得自行车:哎,十八,你说句话啊?别人不说话我最不舒服了。  我瞪了小淫一眼:你马上给我消失,看不见你我自然神清气爽了。  小淫在我另一边跟我并肩走着:十八,做人不要这么绝吗?我一直奇怪来着,我今天怎么着你了,你发这么大的脾气啊?  我一时有点儿哑口无言,我还真是没法说:就是你说的,什么碰不能碰的,防不能防的。  我气哼哼朝小淫吼:我自己雄性激素分泌多了,成了吧?  小淫把手搭在我肩膀上笑:这就对了吗?咱们是兄弟吗?多大个事儿,还没有邻居家死只猫的事儿大,对不对?  还没等我动手,肖扬就把小淫的手给拿了下去:小淫,你注意点儿,你还真当十八是男生了?  小淫笑:行了,知道了,真是罗嗦。  走到学校里面一个有着凉亭的地方,我意外的看见松树旁边有两个身影,其实我本人没有什么偷窥的嗜好,但是背着我的那个人的衣服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这套衣服在学校里面除了易名没有别的男生穿过,是李宁炫彩的运动服,我吃惊的看着那个男生的背影,那个镜头是影视剧常有的镜头,我再傻也知道是什么,我的心开始难过的跳动着,看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亲密的接吻,而这个男人是我心有初动的男生,我难过的快要透不过气来了。  小淫不怀好意的推了我一下:别看了,这么幼稚,有时间自己也谈个,亲身体验多好?  我被小淫推的有点儿踉跄了,肖扬伸手扶了我一下:十八,你怎么了?  我估计我的表情肯定是悲伤到了极点,小淫下意识的回头重新看了一眼我刚才看的地方,碰了我一下:十八,你,你没事儿吧?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儿打战,像是被冷风吹了一样的发抖,我喜欢的男生在吻另外一个女生,这在我无疑就是晴天霹雳,我打战已经是很克制的表现了,我加快自己走路的速度,我看见肖扬疑惑的看着小淫:小淫,十八怎么了?  小淫没有跟肖扬说话,看了我一眼:十八,那个你也快要倒了,我和肖扬回宿舍了,今天的事儿别生气啊?  我都没有回小淫的话,直接快速穿过凉亭的通道,拐向那生宿舍,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锁了车子,上了宿舍楼,一飞在我后面喊我喊了好几声我才反映过来,一飞不高兴的推了我一下:十八,你啥时候跟别人学会装蒜了,连我都不搭理了?  我苦笑了一下,我还真想装蒜,可惜,不知道装出来之后会是什么样子的大蒜。  进了宿舍,只有嘟嘟一个人在看小说,其他三个人全部卧倒睡觉了,我有点儿失魂落魄的拿了洗漱用品晃荡倒水房,水房已经没有几个人了,直到凉水打在我的脸上的时候我才回复了意识,我倒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有没有哭过,因为我脸上流淌的水我一直误以为是自来水,所以我就装作自己没有哭过,一飞刷牙的时候看我:十八,你怎么了,一副发呆的样子,谁惹你了?  我拿毛巾慢慢的擦着脸上的水,慢慢转头看一飞:哎,你说,要是,我是说比如,一个打比方的例子,要是你很喜欢一个男生,但是那个男生和别的女生接吻,你会有什么感觉?  一飞喷了一口牙膏水:切,这么没有创意,要是我男朋友呢?我会去抽他。  我嗤笑,没有说话,是啊,易名和我什么关系?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只有抽自己的份儿而不是埋怨的别人的份儿,有什么法子?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个人世间的情啊,烦。  一飞神经质的看着我:十八,不会是你喜欢上谁了吧?  我朝一飞笑:哪能呢?你听说过我喜欢过谁?看了一个电影故事,为女主角感慨而已。  一飞开始洗脸:呵呵,想不到你还挺善感的。  我回到宿舍,还有几分钟就熄灯了,我拿出日记本,感觉一脑子的糨糊,握笔的手也跟着不争气,竟然也在寥落的发抖,我想起之前说起小意的事情的时候说过几句话:生平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我招谁惹谁了,怎么喜欢的人不是心有所属就是杳无音信,真是没有出息。  还有一分钟熄灯的时候我在日记本上写了一句话:易名,那一年的岁月,消溶了你和我,而我,差那么一点儿,就爱上你了……  就这么着吧,并且而且也只能这么着了。  第025章 真是冤家  到早晨我的生物钟开始苏醒的时候,我开始望着上铺的床板发呆,劣质的木板还有着刺手的毛刺,有时候起床不小心还会撞到头,我不想去跑步了,就想这么发呆的躺着,我感觉我的人生让我很不爽,我不知道易名为什么可以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在一瞬间让我变得没有一丁点儿的防守,可以在一瞬间让我感觉到很受伤。  我看着上铺的床板,苏小月把她的脑袋从上面伸了出来,诧异的看着我:十八,今儿,你怎么不起床了?平时你不是坚持运动吗?  我哼了一声:你这个丫头,我起床运动吧,你说我吃饱饭撑的瞎折腾,我不起床吧你又这么事儿的嘟念,你还让不让我活了?干脆你掐死我算了。  苏小月的嘴张成O形:十八,你今天怎么了?我也没有说什么啊?你吃枪药了?还是做梦被人揍了?谁揍你了,你告诉我,我立马做梦,帮你找回来。  一飞睡眼惺松的转头看着我:十八,苏小月,你俩神经吗?我们还要睡觉,睡觉。  我躺的实在难受,慢慢穿衣服起床了,准备去宿舍外面遛遛,不是还得活着吗?就算易名今天结婚了,我还是得自己活着,还是得喂饱自己那个时候还不算小的胃口,想到这儿我开始难过,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从这种失落中走出来,关键是每天一起上课,我还是要装作坦然的面对易名。  我没有进入操场,只是慢慢腾腾的靠着操场的边儿站着,操场上已经没有几个人在坚持锻炼了,冬天的气温不断开练着每一个经历着叫做冬天的人,我冷的有点儿想打哆嗦,我看见阿瑟在篮球场地玩着篮球,旁边还有两个人,不过我没有看太清楚,我转身往后走,我实在不想让阿瑟看着我失魂落魄的样子,看见了,得不住又的说我什么了。  我抱着双臂往别的地方溜达,距离食堂的早饭时间还早,我也不想回宿舍,不知道怎么的,我就又走到了昨天看见易名背影的休息亭子旁边,还有那棵孤单的松树,甬道旁边的椅子上还有被风吹落的树叶,四处散乱着,我慢慢蹲下,把椅子上的落叶拣了下去,坐到椅子上,抱着胸,低着头,看着脚下的水泥地,这个冬天是我在北京的第一个冬天,怎么会变得这么冷呢?是我的体温过于偏低,还是北京的气温真的就是比北方还要冷?我有点儿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我宁肯希望北京比北方的城市还要冷。  我听见有人叫我名字,我抬头,看见小淫从校外的方向进来,小淫的身边是另外一个女孩子,不是我上次送护手霜的那个,我无精打采的哦了一声,小淫朝他身边的女孩子说了一句: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儿别的事情。  女孩子看了我一样没有说什么,转身走了,小淫手里还卷着一本厚厚的书,我瞄了一眼,好像是什么C语言之类的,书的图片颜色很绚,小淫笑着拿书拍了我脑袋一下:哎,怎么了,一大早晨的,好像是精神不振,受什么打击了?  我懊恼的推开小淫的书:本来就不聪明,再打就笨了。  小淫把书扔到椅子上,一屁股坐在上面,看着我笑:哎,你不会真的受刺激了,就那么点儿事儿,怎么说你是不大不小的一个人了,犯得着吗?  我看了小淫一眼:用不着你操心,你怎么这么早,上哪儿了?  小淫挑了一下眉毛:我的事情不用你关心,说出来你还是受不了,两下一刺激,你还活的了吗?想想你自己得事情吧。  小淫这么一说,我估计他没有什么好事儿,也不敢再问,但还是有点儿好奇:诶?上次那个女孩子不是你女朋友吗?  小淫无所谓得笑了一下:哦,分了。  我嗤笑:要知道就不能送她那瓶护手霜,真是白瞎了。  小淫吊尔郎当得看了我一下:心疼?多少钱?我补给你。  我也笑:没有花钱来的,不是跟你说了吗?路上打劫来的,没有什么成本,根本不用心疼,不用补了。  小淫嘿嘿笑:打劫?这么容易?要不你再给我打劫一个,我好送现在这个。  我也被逗笑了,小淫突然正经的看着我:哎,十八,肖扬那里不好了,你怎么连相处的机会都不给,肖扬是没有我帅,可是人家很正儿八经的一个男生,能看上你算是你运气了,你可千万不要以为你自己一回头,真的还有一片森林啊,比上回你相亲的那个叫什么来着,什么啸来着,强多少啊?是兄弟才跟你说正经的,肖扬的人品我敢打包票,我发誓。  估计是阿瑟把这事儿跟小淫说了,我泯了一下嘴唇:不是那个意思,是,有点儿说不清,反正肖扬一到我身边,我就不自在,很不舒服?  小淫奇怪的看着我:怎么会不自在啊?人家也没怎么着你啊?  我苦笑的解释着:不知道,哎,跟你说吧,那感觉就像是两只猫掐架时候,互相竖起身上的毛,然后虎视眈眈的看着对方,来回的转着的圈子……  小淫噗哧一笑,推了我一下:哎,你什么理论啊,互相爱慕的俩人怎么就会跟猫掐架似的,得了,亏阿瑟还在元风面前说你有文采来着,哎,你这叫什么文采,哦,叫你这么说,古人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理解,就平白变成了两只猫互相掐架,还要竖起身上的毛,还要来回转着圈子,要不要瞅准了对方要害狠命一击,让他一辈子爬不起来?  我不甘心的看着小淫:不能这么说,哎,你干什么……  小淫往我身边凑了一下,拿肩膀撞了我一下,坏笑:十八,我怎么觉得咱俩才跟俩猫掐架似的,你看着我的时候,有没有把你身上的猫毛竖起来啊?  我快速站起来,气恼的看着小淫:哼,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  本来我想骂小淫说: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鸟。  但是感觉上这句话很粗俗,有辱我的身份,我临时改口: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转身就往宿舍楼走,小淫在我后面嘻嘻笑:开个玩笑而已,你放心,我不会看上你的,用不着这么担心,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拐过休息亭子的时候,迎面和阿瑟走了个对面,阿瑟一脸惊讶:十八,你今天早晨怎么不跑步了?诶?小淫什么时候也在这儿啊?  阿瑟的背后,跟着两个人,一个是平K,另一个是肖扬,我哼了一声:不跑步了,我自甘堕落了,哎,我还真是希望晴天呼啦来个霹雳,喀嚓一下把我带到天堂得了,我跟上帝求求情,也混个天使当当,这一辈子也就省心了。  小淫突然跳到肖扬面前,笑:哎,肖扬,你见过有十八这么难看的天使吗?要真是有,那上帝的眼神一定有问题了,十八,不要指望冒充天使了,就是地狱里面的魔鬼也没有你这种类型,你很难分类啊,把你划分到女人里面吧,女人该有意见了,女人会说女人怎么会长成这样啊,划分到男人里面,你还缺少零部件,难啊……  我的眼睛开始慢慢的象哪吒的红肚兜一样,开始有喷火的冲动,我恨不得一把火把小淫这个臭小子烧成道口烧鸡,就着酒吃了算了,我开始转向阿瑟:哎,阿瑟,你不会看着他这么气我都不管吧,你昨天不是跟肖扬说就是把小淫压倒在五台山下几百年都是罪有应得吗?  阿瑟煞有介事得看着我:是啊,我是这么说的,肖扬,平K,你们还等什么啊?  阿瑟肖扬一转手就把小淫的手臂掰到了后面,我握紧拳头,冲上去对着小淫的后背就是一顿暴打,总算了出了口气,小淫不满的看着阿瑟:哎,你们这些家伙,敢出卖兄弟,以多欺少,我不服。  小淫突然一个转身,竟然逃脱了阿瑟和肖扬的手臂,往后一转身和我撞个正着,我的牙齿磕在小淫的肩膀上,震了我一下,更可恨的,小淫的胳膊肘竟然很用力的撞了一下我的胸部,我疼的差点儿叫出声音,又不能捂住胸部揉,真是尴尬透顶,我只好装模作样的捂着下巴,我的眼泪都快含眼圈了,肖扬看着我:十八,你没事儿吧?  阿瑟瞅着我:不会牙齿撞掉了吧,那你的牙齿也够不结实的了,女生到底是女生。  小淫肯定是意识到撞到什么部位了,站在我旁边,讪讪的说不出话,我无比尴尬的捂着下巴:没事儿没事儿了,我要回宿舍了。  转身的时候小淫摸着脑袋不好意思的看着我,我恶狠狠的瞪了小淫一眼,臭小子,这笔帐我记着了。  回到宿舍,我才敢用手捂着被撞疼的胸部,心里这个气啊,本来我的胸部就不明显,要是这么一撞击,再变得更小了,我的这辈子可怎么办啊,我总不能跟谁处朋友都跟人家解释一边:哦,我这儿原先不小,是受到撞击之后才变小的,真是倒霉。  一飞发楞的看着我:十八,你怎么了,胸口疼还是胃疼?  苏小月伸着脑袋:谁胃长到这么关键的部位了?  我有口难言,干脆不搭理这两家伙,该死的小淫,等着瞧吧,这笔帐我非要找回来,我也不是吃素的,哼。  第026章 新仇旧恨  到了早上快要上课的时候,我还是怀着一种疼痛的心情外带着一种恨不得一把火烧了小淫的心情晃荡到教室,我发现一个事实,当一个人心情很不爽的时候,通常还会遇到一些加深心情不爽的事情,这不,我到了教室还没有坐稳当,许小坏就像是被火烧了屁股一样冲到我面前,板起一副不怎么具有审美价值的脸蛋儿,开始跟我得不得的说着,说了好长时间我才听明白,许小坏的意思的是为什么阿瑟对她带答不理的。我把教科书抱在胸口,以这样的方式安慰自己还有些疼痛的胸部,估计我的脸部表情也不匝地,我努力装出好心情说我也不知道,许小坏美丽的眼睫毛突然之间就翻出一副六亲不认的架势,问我是不是我在中间说了什么坏话来着,我开始有点儿气不打一处来,他大爷的,我又没有吃饱饭撑的,我的眼神也翻出另一副六亲不认的架势,瞪着许小坏:哎,你说话要有根据,我又没有吃饱饭撑的,我为什么要在中间说你坏话?还有,我心肠才不坏,你自己没有处好,你最好从你身上找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