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祠百科

重庆又双叒叕“一秒入冬”,巫溪下雪了!-旅游-...

2022-05-14

旅游

重庆又双叒叕“一秒入冬”,巫溪下雪了!,是旅游类高清视频,于2020-04-23上映。视频主要内容:重庆又双叒叕“一秒入冬”,巫溪下雪了!。2020年4月23日

重庆又双叒叕“一秒入冬”,巫溪下雪了!,是旅游类高清视频,于2020-04-23上映。视频主要内容:重庆又双叒叕“一秒入冬”,巫溪下雪了!。2020年4月23日

  日本人也许不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民族,但是,他们绝逼是最识时务的。所以那个时空,日本人才能在战败后不久就立刻傍上美国的大腿以换取经济上的腾飞。而现在,尽管中国还没有彻底击败其,但是在意识到两国之间的巨大差距后,冈村宁次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也才会以最快的速度来响应中国政府私底下的要求。  因为东条浩二的建议,冈村内阁征召女兵的效率一下子提高了十倍不止。相关情报很快就送到欧阳云案头,在翻阅过后,即使之前已经预感到从日本征召女兵不会有太多麻烦,欧阳云还是被吓到了。  情报是木剑蝶亲自送过来的,或许是因为一直从事地下工作,每天都和阴谋诡计打交道的缘故,木剑蝶对这份情报并不是很敏感。所以,欧阳云的表情变化落在他眼中,便让他赶到有点费解:“小长官,有哪里不对吗?”  “我没看错吧?一升米?仅仅一升米就让征召速度提高了十倍不止。”  是的,冈村宁次仅仅用了几万升的米,就换得了大量合格女兵。情报上还说,因为日本女性表现出了极高的参军热情,冈村内阁正在进行磋商以考虑向联合国提请增加部队额度的问题。  “小长官,早在两年前,日本国内就已经出现了饥荒,而现在,其国内的饥荒已经非常的严重,所以虽然只是一升米,以日本女人的能力,也许就能让家里多一个人活下去……”木剑蝶轻声的说。  欧阳云这段时间的注意力都在欧洲和北美,很少关注到日本,闻言心中一动,然后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一个女权主义的日本,符合我们的利益吗?”他问。  “那要看能否废除日本的国本——论对天皇的死忠,日本女人比之日本男人有过之而无不及。”木剑蝶说。  “这件事不急,慢慢来。我原来的计划,是让所有日本人最少为我们打上一百年的工。现在么,看在冈村宁次这么识相的份上,就改为五十年吧!联邦制,你觉得联邦制怎么样?日本军界从来都有萨摩藩和长州藩之分。我觉得这远远不够,以后的日本的经济还有外交,乃至其它各个方面,我以为都可以出现藩属之争嘛……”  木剑蝶听得眼前一亮,斟酌一番说:“您的意思,是让日本进入另一种形式的所谓战国时期?”  日本的战国时期,如果知晓中国春秋战国这段历史的,都会以为是一个笑话。日本的战国时期,一个占有几十万亩地,拥有军队不过几百人的就敢自比诸侯了。而一些所谓影响日本历史进程的合战,规模也不过几万人而已,且其中职业军队绝逼没有过万的,比之中国战国时期的一些会战,那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  “你这么理解也没有问题,现在的问题是究竟该如何操作!”  欧阳云让日本女人加入女子志愿军,并且愿意以减免日本战争赔偿为条件,动机肯定不纯。美国的太太革命是毒药啊,吃了一口就戒不掉了。只是相比西方,因为日本特殊的国情,欧阳云虽有心借女子志愿军来搞乱日本国内传承几千年的政治基础,不过究竟该如何运作,他还在细细摸索中。说到底,还是日本女人抗争觉悟太差了。  “引入主义,再加强文化教育。”木剑蝶再次斟酌一番,说。  太太革命是把双刃剑,主义同样如此。不仅仅是主义,宗教也具备这个效果。这就牵涉到一个度的把握问题,而一旦把握不好,那么,作为女子志愿军的首倡国,中国肯定要深受其害。  “这个得好好想想。”欧阳云说。说完皱眉思忖了一会,抬头看木剑蝶,说:“要不,我让顾恋云来负责思想工作?”  “如果是顾大姐出面,我看准成。”  “那就这么决定了。对了,你等会带着这份情报去找李老总,让他联络李子文和梅岚书。冈村内阁这个做法很值得宣传,我看在中亚地区可以大力推广。至于费用,就让白俄买单好了。”  “小长官,您说到中亚我忽然想起来了,女兵的征召工作在中亚开展得十分困难。苏俄内务部的特工在那里太活跃了,中亚的地区领袖被斯大林搞怕了,现在都特别的保守。”  苏俄能够在中亚保持强大的影响力,归根结底的原因在于中国离开那里太久了,所以即使中国现在拥有了相当强健的肌肉,但乍然还是难以说上话。欧阳云沉吟一会说:“实在不行那就先走主义路线,等解决了美国和欧洲,再集中力量一鼓作气的解决掉。”第3297章 一头猛虎  潘媚人抱着文件夹兴冲冲的走了进来,她的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喜意:“苏门答腊全部拿下了。一个小时前,郭奎总司令亲自率军攻占了班达南榜——”  “这么快?才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我原来以为没有半年不可能有结果的,老郭的效率越来越高了!”欧阳云说,脸上抑制不住的兴奋。“顾祝同顾老总那里有没有消息?”从潘媚人手上接过捷报,一边翻阅着,他问。  潘媚人摇摇头。  木剑蝶接话说:“顾老总遇到了麻烦。小泉敏一郎完全疯了,小鬼子的特攻不再局限于空中和水上,现在又发明了‘伏守’。勿里洞岛之战打得非常的辛苦。”  “伏守”欧阳云知道。这确实是一种非常难缠的战术。具体来说,就是在中国军队必经之路上提前挖下一些坑,然后在战争开始后让一些特攻鬼子藏身其中,等中国军队通过的时候再引爆炸弹。  东南亚地区气候环境特殊,短短几天时间,植被就能够遮掩一切人类活动轨迹。所以,尽管顾祝同和孙立人也想出了不少办法来对付“伏守”,然后却依旧防不胜防。  “老郭拿下苏门答腊全境,对勿里洞岛战役有没有推进作用?”欧阳云问,问出之后又说:“算了,这件事留待明天会上再商量。剑蝶,今天就到这里吧,中亚那边你多用点心。”  木剑蝶向他敬个礼,又朝潘媚人点点头,拿起公文包闪人。待他离开后,潘媚人很自然的给欧阳云重新泡了一杯茶,提起一件事:“佳瑶昨天找我,和我说了有关小敏的一件事。”  “小敏?”欧阳云的眉头皱了起来。如果说欧阳云有什么禁脔的话,那么欧阳敏无疑排第一个,甚至要超过他和高桥良子的儿子。  “重庆女中成立了一个女子促进会,她们有人专门找到小敏,竟然说动小敏担任红梅小学分会的会长。”潘媚人装作很随意的说。  “初中生就有这样的心机?”欧阳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个时空这个特殊的时代,虽说女子比较早熟,但是中学生就有这样的心机,这还是在他的认知范围之外,他便是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其中有阴谋——“还真是贼心不死啊!”  “你先不用动气,佳瑶就是怕你会动怒,所以才不敢直接和你说。”  “我能不生气吗?有什么阴谋诡计冲着我欧阳某人来好了,为什么要将无辜的孩子牵涉进来?难道他们不知道小敏特殊的身份?”  “未必就是什么阴谋诡计呢?也许只是正常的女权运动?”  欧阳云冷笑,看着她,问:“正常的女权运动?女权运动在中国会是正常的吗?媚人,不会是你们也参与其中了吧?”  潘媚人摇头,笑着说:“我怎么会这么无聊。而且,其他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有你这个天下第一号的大男子主义者在,中国怎么可能有真正的女权运动。”  “天下第一号的大男子主义者?我是这样的人吗?”欧阳云哭笑不得。  “难道不是吗?全中国数下来,有几个像你这样同时脚踩五六条船的?”  “这个和大男子主义没关系吧?”欧阳云登时吃瘪,无奈的说。  “怎么没关系?我们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封秦雨小姐可是说了,纳妾就是最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行为,是万恶的男权社会最鲜明的特征——”  “社会活动家?谁封的?好了,别提这些没用的。你和佳瑶究竟想要做什么?”  潘媚人很自然的给他捏着脖子和肩膀,妩媚的笑了,说:“就知道瞒不过你。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佳瑶想出面担任女子促进会的名誉会长。佳瑶的想法是,与其害得小敏被牵涉进去,不如她出面。而且,有她这个自家人在里面,你也才能及时的掌握女子促进会和一些女权组织的最新动态。”  “这真是佳瑶的主意?”倒不是欧阳云不信任潘媚人,而是陈佳瑶这几年一直都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让他一时接受不了她的这种改变。  “你可以自己问她嘛——好啊,你这是不信任我?”  “不,我只是觉得奇怪,她为何要多此一举托你传话——难道说你也有类似的想法?”  “嘿嘿,就知道瞒不过你!”  “操!就知道太太革命是把双刃剑,现在倒好,直接杀到我家里来了——说说吧,你又有什么鬼主意?”  “怎么就鬼主意了?我不过是想提前给咱们家把后路经营好而已。”  早在两年前欧阳云就放话,一旦彻底击败日本,国家各项事务都进入正轨,那么他就会宣布解散战时政府以实施民选。作为他身边最亲近的人,潘媚人和陈佳瑶都知道他并不是随便说说,而是真有这个想法。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她们已经开始在为欧阳家谋求后路了。而就这件事,欧阳云也有与她们进行充分的交流,并且得到了包括卢汉妮在内的欧阳家女人们的一致同意。  伸手在她手上拍拍,欧阳云问:“为什么忽然有这个想法?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将头搁到他的肩膀上,潘媚人说:“可不是忽然才有的想法,而是我和顾大姐、佳瑶经过认真磋商的结果。”  欧阳云转头看着她,说:“有一套啊?你们居然瞒着我私下里进行小动作?我还一点都不知情!”  潘媚人娇笑,说:“是不是很得意?你的女人们非但没有勾心斗角,反而相处得非常的融洽?”  欧阳云笑,说:“我看中的女人,当然不会那么肤浅。不过,究竟是为了什么?”  “太太革命,顾大姐认为太太革命最终会引发一场灾难。”  “没这么夸张吧?你该清楚,中国的国情和其它国家不同!”  “但那是现在的国情!一百万啊!一百万全副武装的女人放到世界上,那将是怎样的力量?大哥,看来你也有估错形势的时候,哈哈!”  欧阳云沉默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也许真的放出了一头猛虎。第3298章 退路和欧洲决战  关于退路,欧阳云早就有了计划。其实也算不上是退路,毕竟,以他的影响力,就是他退出决策层,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应该都没人能动得了他。什么?在有生之年一直把持国政?不不不,这绝对不会是一个喜欢美人、喜欢美食还喜欢旅游、偷懒的穿越者会有的想法。事实上,从学兵军入主重庆开始,欧阳云就不是一个称职的最高统帅。“他偷懒,他还喜欢擅作主张,当前线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他在干什么?他正在给自己的女儿看作业……”这些话来自后来的某人的一本自传体传记,而从这本传记上,那些欧阳云的粉丝才知道,原来他们的偶像也不是十全十美,原来他身上也有着这样那样的毛病。  欧阳云的计划中,退路和日本有很大的关联。日本肯定是要分割的,不如此不足以保证亚洲的宁静。至于具体的切割法子,欧阳云倾向于将日本大岛之外的岛屿都划分出去,以保证对日本本土的绝对压制和封锁。而分割出去的岛屿中,一部分可以用来给犹太人建国,一部分则可以纳入中国的管制,并成为纯商业化土地。事实上,日本众多的周边小岛,已经被他卖掉了相当大一部分,而他自己,也将北方四岛中最大的择捉岛拿下,并视那里为自己退休之后的荣养之所。  有关退路的安排,他的几个女人都知情,不过因为日本尚没有宣布无条件投降,战争还在继续,这个时候就开始经营,是不是太早了?将这个想法和潘媚人说了。潘媚人摇摇头说:“我并没有现在就在北方四岛大动干戈的意思,我们的想法是,我们应该转移部分产业出去了。大哥,你不觉得你的钱太多了吗?这并不是好事!”  有钱还会嫌多吗?欧阳云还真有这方面的烦恼。要知道,整个学兵军体系下的工厂,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其中牵涉到的核心技术,其专利更百分之百来自于他。比如说医药、电子、汽车还有军工、造船、飞机制造、航天航空……而这些林林总总的工厂加起来,其产值已经是达到一个相当可怖的规模。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欧阳云其实已经分出相当部分的财富给他的手下甚至一些地方政府,但是,因为战争的原因,因为学兵制造事实上已经在很多领域形成了垄断,所以他的财富非但没有因此减少,反而依旧呈爆炸性的方式快速膨胀着。  “你们舍得?”欧阳云问。他这么问是有讲究的,因为在他的规划中,这些财富最终会成为他的女人们的资产。至于他自己,虽说随着时间的关系,他已经不担心被突然消失。可是,作为一个穿越者,亲身见证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可不敢保证自己就能够在这个时空一直活到老,然后成为一杯黄土。  “我来过我爱过我奋斗过,如果有一天我会突然离去,那么我希望我曾经爱过的人们的生活不会因此受到影响,他们能够继续幸福的过下去……”——摘自《遗书》,作者欧阳云。嗯,有点想当然和幼稚的一份遗言。结合欧阳云的身份,谁又能想到他那样的“独裁者”有这样的人文情怀,居然连一份遗书也能写出文青的风格。不过结合他以前的种种表现,好像,他作出再疯狂的事情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遗书》还锁在只有欧阳云自己能够打开的保险柜里,其他人是无从知晓的。而对于潘媚人她们来说,也许她们从来没有产生过这样的想法,即欧阳云某一天有可能会突然的离她们而去。相反,因为欧阳云从穿越过来到现在,十几年的时间内容貌几乎没有一点变化,她们皆笃定的认为,她们会走在他的前列。这或许也是她们为什么现在开始热衷退路的原因之一。“只要你能够好好的,就是现在身无分文,我想我们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后悔以及不快。”潘媚人说着,用脸颊轻轻的摩挲着他。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既然这是她们集体的决定,欧阳云除了被感动还能咋的?而且他坚信,这场战争已经快到了结束的时候。而它真正结束的那一刻,就是他远离政治的时候。“你们也要好好的,我们大家都要好好的。”感受着她脸颊上的温度,轻轻的说出这番话,意味着,他同意了她们这个看似疯狂的决定。  潘媚人离开了,陈佳瑶离开了,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因为欧阳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所以,她们的离开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这个世界,到目前为止还是属于男人的。只要欧阳云好好的待在重庆,那么,即使前线战事出现波折,也不会形成灾难。中国,是真的强大起来啦!  十一天后,上午十点钟左右,重庆,欧阳云正在召开例行军事会议,他的新任机要秘书顾名巛将一份急电放到他面前。  摆摆手示意众人等自己一下,他打开急电看了看,眉眼一竖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彼得哥煦战役终于开打了——”  苏德之间终有一场决战,这是最高统帅部早就预料到的。而因为交战双方的政治立场问题,虽然中国并没有实质性参与其中,他们却都知道,这其实就是一场关系到联合国未来的决定性战争。  “朱可夫手上现在有多少军队?”何应钦问。  “不少于五百万!波兰、捷克,这些国家都已经加入了苏俄红军一方。这背后应该是美国人和英国人在捣鬼!”李铁书说。李铁书回到中央后,主要负责的就是欧洲事务,所以他比较清楚这些事情。  “德国人呢?”  “不到三百万!德国的党卫军并没有完全听从国防军的指挥。”  “兵力悬殊啊,我们是不是做点什么?”邓锡侯问。  在欧阳云身边久了,邓锡侯已经养成了大局观。  欧阳云想了想说:“只要能够遏制英国,我不认为德国人会失败!当然,如果德国人有需要,我们可以让意大利人还有西班牙人去帮助德国人!”第3299章 两手准备  那个时空,二战行将结束的时候,意大利人已经果断的搭上了美国人的便车。至于西班牙,嗯,佛朗哥走钢丝的水平不错,他左右摇摆左右摇摆居然一直没有坠落悬崖。然后还成功的混成了一个国王。这个时空,意大利人和西班牙人的立场发生了根本性改变。归根结底还是英国人的错,其实就是丘吉尔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丘吉尔以为将武悼天王号航母舰队封堵在地中海就能够让中国太平洋舰队丧失最少三分之一的力量,就能够确保英美日赢得最终的太平洋决战的胜利。然而事实证明,这不仅是英国人的一厢情愿,而且是英国政府的一次噩梦。绝对的噩梦——本土遭到武悼天王号航母舰队的频繁空袭也就算了,还让太太革命这个瘟疫流入进来。如果以上算是直接损失的话,那么,促成意大利乔瓦尼政府倒向中德法邪恶联盟,促成西班牙背叛白人利益(以上两个词语,皆为丘吉尔的发明创造),这简直勘称改变当今世界对阵双方局势的最后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