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祠百科

重庆又双叒叕下雪啦!这份最新赏雪地图快来...

6天前

旅游

随着新一轮的寒潮降临 重庆的天气越来越冷 周边很多地方又飘起了大雪 撩得旅游君心里直痒痒 巴不得马上飞到这些银装素裹的地儿 去尽情地赏雪景、打雪...2018年1月27日

随着新一轮的寒潮降临 重庆的天气越来越冷 周边很多地方又飘起了大雪 撩得旅游君心里直痒痒 巴不得马上飞到这些银装素裹的地儿 去尽情地赏雪景、打雪...2018年1月27日

  说到最后,他的语调里面已经带上了凄楚,可以说,他从来不屑于将他的决策举动解释得这样清楚,甚至有点低声下气。可是看到他变成这样,军人们反而加倍的高傲了起来。有的人,还从鼻孔里面发出了喷气的声音。  儿玉源太郎是唯一一个还带着礼貌回应着伊藤的陆军军官,他神情也有些苦涩,仿佛在说着自己也不相信的话:“第二军第三军常胜不败,前日只是为了表示帝国善意才停止进击,现下只要发出直隶会战的指导,两军必将奋勇挺进,会师于北京城下……”  伊藤博文的反驳来得又急又快:“第三军驻足山东威海一带,清国嵩武军,从徐州等地抽调的武毅铭军等部,就有数万人,就算他们不抵抗,按照正常旅次行军,要多长时间才能到北京?支撑他们前进的物资呢?军火呢?陆上长达几百公里的补给线如何设置?不要忘记,那个在朝鲜击败我两个师团的徐一凡,现在正在第二军正面!就算第三军能前进,第二军呢?他们能冲破徐一凡的阻挡么?而且这一切都建立在你们能空手搞出补给他们的军火物资出来!清国民气已经被那个徐一凡激发出来了,清军也许会继续战败,继续溃退,但是他们不会投降了!战事这样迁延下去,你知道西方列强会有什么举动么?他们会转而支持清国,他们想要的只是快速结束这场战事!”  儿玉无言,他知道伊藤博文说的都是事实,可是陆军有陆军的立场,他身为陆军在大本营的代言人,一举一动,都要符合陆军的利益。帝国陆军,早就是一头活物了,它有着自己的意志,为了自己的存在,它甚至不惜拖着整个帝国一起殉葬,什么大和魂,什么尊王攘夷,在实际的利益面前,都是哄老百姓和当兵的话……明治那些重臣本来凭借着能力威望,可以压制住还显得稚嫩的陆海军。但是现在这些重臣呢?死的死,被当作叛贼讨平的讨平,伊藤独掌了大权,可是现在,他的威望也早已一落千丈,再也无法压制住陆海军了……  儿玉源太郎不说话,其他陆军军官却再也忍不住,七嘴八舌的大声开口。  “和这个国贼还有什么好说的?”  “英美白鬼见风使舵,但是我们还可以取得其它白鬼的支持!俄国承诺给予我们支持!军火、物资、甚至出兵!陆军可以单独和远东俄军合作!”  “儿玉阁下,和国贼已经无话可说了,陆军和海军合作,独走吧!”  伊藤双拳握紧,死死的盯着儿玉源太郎:“你们想和远东俄军合作?”  儿玉回避着伊藤博文目光,喃喃道:“这只是一个讨论的方案……”  伊藤用尽平生之力大吼了出来:“你们想让日本毁灭吗?”  他的吼声,甚至震得屋子的玻璃都嗡嗡回响!  一点又腥又热的东西涌上了伊藤博文的喉头,他却用力的咽了下去。伊藤用尽最后一点自制力,让自己坐了下去,深深的埋着头理了一下头发。沉闷的声音仿佛是从他胸腔里面挤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在快速消耗着他的生命力。  话语背后,是一种最为深沉的绝望。  “……我要单独帷幄上奏,制止你们的独走行为,我要提请陛下解散大本营,暂时取消陆海军的帷幄上奏权,我是首相大臣!”  周围一片刷的起立声音,陆海军军官们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也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冷笑。椅子被这些军人碰得哗啦直响,这些军官转身就走,马靴还刻意的在会议室内踩出了最大的声音。只有儿玉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伊藤博文,直到他抬起头来。  “……阁下,陆海军已经联合奉请近卫师团长北白川宫能久亲王殿下,单独向天皇陛下行使帷幄上奏权,请陛下解散大本营幕僚机构,直领陆海军将战事进行下去……在您离开东京的时候,北白川宫殿下已经到东京了……”  伊藤僵在那里,满室不敢吭声的文官们亲眼看见这位首相大人仿佛以惊人的速度衰老下去,他脸上神色变幻,到了最后,却变成了平静。他摘下了自己的眼镜,轻轻擦着镜片,同时淡淡的道:“是山县的主意么?”  儿玉源太郎恭敬的行了一个军礼:“……阁下,没错,是山县阁下当初的遗命。帝国大权集于阁下之手,万一阁下有妨害帝国和陆海军的举动,陆海军将联合行使此最后手段……阁下,请多保重。”  他轻轻的一磕马靴,转身大步走了出去,只留下满室呆若木鸡的文官们。  “不愧是最有政治野心的山县呀……”伊藤低声感慨了一句。  一切都完了,他已经失去了对局势的掌控,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更多的却是平静。  北白川宫不是随便就推出来的,这位明治天皇的亲弟,曾经在幕末战争当中被佐幕残余当作另外一个天皇推出,号称“东武天皇”。随着奥羽越列藩同盟失败,这位当时还什么都不懂的少儿天皇被赶下台来,却被长州藩保护住了。这个时候,这位亲王代表陆海军行使帷幄上奏权,就代表日本帝国的统治阶层联合在一起告诉明治天皇,如果明治不遂行他们的意志,那么这位东武天皇不是没有复位的可能!(真实历史中,日本陆军皇道派在进行二二六兵变的时候,也曾经有某宫亲王乘火车赶赴东京,准备在皇道派支持下继位,所谓日本天皇在日本国民和军人当中绝对权威的神话,在利益集团的真实权位面前,也不过如此而已——奥斯卡按)  财阀害怕战后破产,陆海军害怕战后必然的裁军甚至在列强监督下的非军事化,失去现在的政治地位,新贵们依附着这些财阀和军阀。国民们正是热血沸腾的时候……他们不愿意承认失败……  自己还可笑的以为历史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伊藤低声苦笑,缓缓站了起来:“诸君,回家吧……,过去几十年中一直支撑着我们前行到现在的梦,不过只是一场梦而已!”  言罢,他踉踉跄跄的离开了会议室,等候在门口的秘书看伊藤跌跌撞撞的出来,赶紧扶住了他。伊藤低声道:“准备马车……”  “阁下,回东京么?那要车站准备专列……”  “不是,去马关,我想去看看海……”    西元一八九四年十月五日,日本陆海军联合行使帷幄上奏权,明治天皇陛下解散大本营幕僚机构,直领陆海军。明治天皇谕可,并勉励陆海军将战事进行到底,膺惩清国。  同日,英国、法国、美国、意大利四国宣布联合调停中日战事,并宣布要以各国远东舰队联合保证黄海渤海的中立非军事化,所有运送军事物资的船只都要检查扣留,以促进和平迅速实现。清廷喜出望外的立即表示接受,日本帝国却暂时保持沉默。  同日,俄国驻清国公使向总理事物衙门提交照会,声称清国在东北的动员,已经影响了俄国在远东的利益,而且清国禁卫军在朝鲜的战事也伤害了俄国在朝鲜的商业利益。俄国保留用一切手段保护自身利益的权力。而这次以领班军机大臣掌管总理各国事物衙门的世铎,却强硬的回绝了俄国的照会。  风云仍然在东北土地上激荡,这风声当中隐隐有雷,仿佛预示着这场仍然在进行的战事,将给东亚大地带来百年的回响!    “阁下,您要静养……上车的时候,您吐血了……”  伊藤博文挣扎着从马车上坐起,从广岛直抵马关的铁路还没有开通。而伊藤坚持要乘马车尽速前往那里。也许是颠簸,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他在车上就吐血了。然后就一直昏昏沉沉的在那里半睡半醒。  他在秘书的扶持下坚持坐了起来,裹了裹身上斗篷,从西洋式马车的大车窗向外望去,左边是海,右边是山,秋日映照下,风景如画。  “我做了一个梦,真美呀……在马关的春帆楼,我让李鸿章签署了条约。我们得到了满洲、得到了朝鲜、得到了台湾,还有两万万两白银的战争赔款……最后宴请李鸿章的时候,我请他吃了河豚鱼!他的脸色真难看……这场梦里面,没有那个徐一凡!”第七十八章 运来天地皆同力  “瞧瞧,那是什么旗?”  随着一个在码头栈房挣四吊八月粮,当一个记账先生的前秀才破落户的呼声,大家都抬起了脑袋。  中日甲午战事一开始,天津卫的几个大码头生意就差了许多。前些日子小日本舰队炮击大沽,码头左近的栈房商户,还有往日停泊得满满当当的粮船,跟失了火一样走避一空。这个北中国最大的港口有几天就跟鬼城仿佛。  说起来还是海东徐大帅厉害,他望辽南一站,鬼子的注意力就全部转往那儿了,据说鬼子的舰队也直奔渤海北面,要封锁徐大帅和朝鲜的水路联系。还有洋鬼子大约也看出海东徐大帅在,外人就轻易欺负不得大清,更别说才吃饱窝头没几天的小日本了。天津卫是对列国通商的大码头,混洋事儿吃洋饭的人也多,消息灵通。这几天更传来好消息,那些西洋鬼子宣布对北中国通商码头进行保护了!洋鬼子瞧出了便宜,要站在咱们这边儿了!这还不都是海东徐大帅争来的?  西洋鬼子兵船来了,小日本的兵船就得退避,生意就又能做了。一天不死要吃,两天不死要穿,津门码头的小工都是军粮城一带的,吃了几十年的码头饭。仗打得最悬乎的时候儿大家就奔乡下去了,现在虽然还有点危险,可是都还试探着回来重新上工。不知道怎么的,大清朝有个徐大帅站出来,大家伙儿的腰板就比平日硬气儿了一点,小鬼子再厉害,也有人收拾不是?  战事持续几个月,津门港口已经堆积了大量的东北大豆,冀中棉花,猪鬃,生丝,桐油,还有打成砖块儿一般的茶叶——这是冒充印度茶叶去哄花旗国那些洋鬼子的。码头已经多了几条没见过的洋人兵船,又大又新,整天冒着烟气儿,就没熄过火。在这些兵船保护下,在香港,在广州避了好些日子的洋人商船也成群结队的过来了,才上工的码头上的这些工人们忙了一个不亦乐乎!各大洋行的华洋商人早就为这些日子的损失急得跳脚,华商开出了两倍的价钱,并且一天四餐白面猪肉敞开了吃,让小工们拼命装货卸货。就连大鼻子洋商也没事儿夹着文明棍在码头转悠,勉强对这些小工挤出笑脸,再随和一点的,还用生硬的中文大声宣称:“有我们的保护,日本人再也不敢过来了!我们支持你们的徐将军战斗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