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祠百科

vlog旅行记 一块异常鲜美豆腐的vlog旅行记...

6天前

旅游

vlog旅行记 一块异常鲜美豆腐的vlog旅行记美食… 拳击那点事 vlog旅行记 一块异常鲜美豆腐的vlog旅行记美食

vlog旅行记 一块异常鲜美豆腐的vlog旅行记美食… 拳击那点事 vlog旅行记 一块异常鲜美豆腐的vlog旅行记美食

  一看到那群拿着长枪的士兵是将萧鸿给团团围住,卯月一花立马就急了眼,只见她也顾不了身上的疼痛,就这般在众人的眼中是艰难地爬起身来,然后瞥了一眼此时正一脸诧异的萧鸿,随即便开口朝着她的老管家说去。  “(日昭国):大小姐,此事万万不可啊,先不说此人的身份究竟是不是来自于龙寰国,万一此人乃是横江友正派过来的细作,是以龙寰人的身份来掩盖自己细作身份的人,那么我们就加不能让此人活下去,就如同大小姐所说的,此时的上阁城可还有着好几万的老百姓呢,我们不能拿这好几万人的性命去豪赌啊,大小姐下令吧,老朽这就立马给大小姐一个交代,保证此事不会被卯月大人所知晓的!”  而这位被卯月一花尊称为加藤爷爷的老者,却依旧相信萧鸿乃是横江友正派到上阁城的奸细。第四百五十四章 只狼  狼啊……  成为我手中斩断迷惘的剑……  成为我窥破混沌万物的眼……  助我抚平日昭的山……  助我安稳日昭的土……  助我平定日昭的祸……  助我攀登日昭的巅……  狼啊……  成为我座下的狼……  然后肆意的载我驰骋沙场……  肆意的载我统一家国……  横江友正……  从今日开始……  你便是我的麾下的狼……  ……  “(日昭语):横江大人,我们的粮草不够了!”  看着这面挂在军帐之中的地图,听着一旁人所汇报来的实情,横江友正,这位井上小五郎麾下的第一战神,此时却从其内心之中开始不断地滋生出一阵无力感来,因为他很清楚,此次不拿下上阁城,然后在上阁城休养生息的话,那么这一次他所带出来的这两万多人的队伍,可就没命回家了。  不是因战祸而让自己殒命,而是因无粮下肚导致的饥饿才让自己殒命。  然而对于地大物博的龙寰国来讲,生于海洋之上的日昭国,其国土面积当真是小得可怜,不说那些围绕着主岛而生的附属岛屿,就单说日昭国那五座主岛,其总面积加起来,怕也还没有龙寰最小的一个州郡的面积大。  要知道在龙寰,其最小的管辖州郡便是天子所在的秦州,可即便如此,秦州也号称是坐拥八百里秦川与百万亩良田平川的产粮大郡,可是日昭国呢?其最大的主岛日昭岛,其可被用来耕种的土地也是极为的稀少,毕竟整座日昭岛有七八成的土地都不能用来当做农耕用地的,再别说那座直耸云霄的高高山脊乃是一座正儿八经的石头山,别说是耕种了,就算是在山脚下种上一些易活的草籽,怕是这些草籽怕也活不了多久,更别说是树木和农作物了。  然而即便如此,即便可用土地如此贫瘠,可在日昭国的历史中,这里爆发的战事也一点儿不比龙寰的少,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说以往的历史,就单说今日的日昭岛,单说今日卯月一花所生活的日昭国,光是这些能被叫得上名来的大大小小的大名主公,就少说也有好几十人,像卯月嘉隆所效忠的三上筱虎,像横江友正所效忠的井上小五郎,都是这几十位大名之中的一个而已。  由此可以想象,现在的日昭国,是何等的混乱。  要知道这十几位大名可不是什么善茬,和平在这些大名的眼中那当真是最为不值钱的东西,只有土地,让自己能拥有更多的土地,这才是这些大名最为关注的事。  那么问题就来了,每个人想要让自己能拥有更多的土地,因为更多的土地就代表着自己能拥有更多的粮食,更多的粮食就代表着自己可以庇佑更多的百姓,更多的百姓就代表着自己可以征来更多的士兵,而更多的士兵就代表着自己可以抢来更多的土地。  这是一个闭环,一个没有办法用人性逾越过去的闭环。  而这样的闭环,却在无时无刻的折磨着这数十位大名,在折磨着他们这群人的心性,在折磨着他们这群人的人性。  连年的征战,让本就生活并不富庶的日昭国百姓是其日子变得更加艰难,早年间,在战事还未全面爆发的那个年代,这些生活在日昭国内的老百姓虽说日子过得清贫,但那会儿的日子也还能说得过去,最起码老百姓们还不至于饿着肚子入睡,而如今不断的征战导致了两样物资在急速的消耗着,而这两样物资却也是日昭国目前最缺乏的。  人口……  还有粮食……  要知道,战争是一种能快速消耗人口基数和粮食基数的游戏,而且这般的消耗也是最为伤其根本的,只不过貌似这群大名,却异常的热衷于这类的游戏。  试想一下,如今的日昭国已经是到了都需要那些种地的农民去上前线的地步了,那些农民需要被迫地拿起手中的武器去上阵与敌人厮杀,然后在一场战斗的胜利之后,方才能被大名们分得一丁点儿的米粟,以此来养活依靠这些人生活的家人。  可以说日昭国现如今的这般困境,更是让本就物资贫瘠的日昭国当真是为之雪上加霜。  可是这也没办法,地方就那么大,土地就那么多,要知道在日昭国这片土地上,可没有那么多的耕地来平均的分配给各路大名,总有些大名会少分得一杯羹的,也正因为有如此的怪异现象,这才让日昭国的老百姓是不断地被牵连进无端的战祸之中。  战争……  争夺……  消耗……  然后就是不断地为了获取胜利而不择手段……  然后就是不断地为了获取土地而无节制的征兵……  直至最后,整个日昭国将全民皆兵……  直至最后,整个日昭国将没有一个农民……  直至最后,整个日昭国的国民都将饿死……  这,便是另一个闭环,一个发生在现如今的闭环。  而变得这般粗浅的道理,就连卯月一花这般的女子都看得透彻,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大名们却依旧沉迷于厮杀的快感之中。  所以当那名副官是向横江友正汇报了今日的军中情况之后,身为战神的他,也不仅的开始犯起头疼来。  粮食……  又是粮食……  一想到粮食,横江友正就感觉到有一丝的火,正憋在自己的胸腔之内,是发也发不出来,是咽也咽不下去。  尤其是这两年,横江友正发现,现在井上小五郎每次所拨给他的行军粮草是越来越少了,从最初的好几千石,逐渐地缩减到了几千石,然后又从几千石,缩减到了几百石。  若是再让井上小五郎这般的缩减下去,别说是行军打仗了,就是日常的操练,怕也没人再愿意去练了,毕竟这饭都吃不饱了,又谈何行军打仗呢?  瞥了一眼地图上的那座城,横江友正的眼底只能是流露出一股杀意。  出发之前,我曾对兄弟们许下承诺,会带着他们活着回家,会拉着装满了粮食的马车回家,现在,是时候要兑现我所许下的承诺了。  虽然可能会有太多的人因我的承诺而死去,但是为了我的弟兄,我只能这么做……  我只能这么做……  因为我是狼……  是替小五郎大人平定日昭战乱的狼!!!  所以杀一个又何妨……  杀一城又何妨……  既然身为大人的狼……  那么我会让自己变得如同一只真正的狼……  双眼逐渐坚定,随即大步走出军帐。  “(日昭语):我们现在所存留的粮草,还能供大伙再坚持几天?”  沉思片刻,横江友正不由得问了起来。  “(日昭语):横江大人,咱们现在手上的粮草,只供大伙再吃两餐了,明天一大早,咱们就断粮了!”  没有丝毫的隐瞒,副官如实的汇报。  “(日昭语):才两餐?那不行,如果只够吃两餐,那么大伙晚上就会知道咱们军中已然断粮的事,到时候咱们铁定会因为断粮的事而造成军心大乱,真司,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要给我把两餐变六餐,办不办得到!”  一听到真司的话,横江友正立马就皱起了眉头,随后待他仔细地琢磨了一阵子后,待他根据现在的战局而分析了种种因果之后,他这才是快速地给这名叫真司的副官是下达着新的命令。  “(日昭语):六餐?横江大人,六餐当真办不到,我刚才给您说的两餐,也是在把咱们手头上的粟米稀释后给您说的,就这两餐还都是稀粥,咱们手中的粟米已经没有办法在给大伙们提供饭团子了,我只能是用来稀释成稀粥来让大伙充饥,所以别说是六餐了,横江大人您就是叫我多变出来一餐,我也给您变不出来啊。”  一听到横江友正给自己安排的六餐任务,真司当真就快要急哭了。  “(日昭语):我不管,必须要坚持到六餐才行,我可以跟你保证,只要你能确保粮食供给能坚持到六餐,那么我就有信心带领大伙一举拿下上阁城,可如果你没有办法给我保证六餐的供应,那么别说是拿下上阁城了,我担心咱们还没靠近上阁城就一个个的先饿死了,这样吧,你立马去找来一波腿脚快的,去周围的村子给我偷,给我抢,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你要给我凑出来这六餐的粮食,要不然我拿你是问,哦对了,还有就是,你去让伙夫们把我的马给杀了,我的马少说也能帮你顶上一顿,就这样快去快回,真司你要记住,我只给你留半天的时间去准备,因为我计划明天破晓的时候,进攻上阁城。”  思来想去很久,横江友正这才是横下了心,是给真司安排了这么一个非常不人道的任务。  “(日昭语):横江大人,那可是您最爱的战驹?怎么……”  而作为横江友正的副官,真司一听到自己的大人所给自己下达的是这么一项任务,他更是情不自禁地反问起来。  “(日昭语):眼下已非常态了,我这也是迫不得已才会出此下策,你只要能给我保证,大伙在明天夜里还有力气随我攻城,那么我的马这也算是替井上大人立功了,真司你别再浪费时间了,快去快回,注意安全。”  可以说横江友正为了这粮食,当真是无所不用其计。第四百五十五章 亲切的家乡之音  “(日昭语):加藤爷爷……请您相信我……我觉得他是个好人……”  强忍着自己身体所传来的那阵阵剧痛,卯月一花还是想再替萧鸿求求情。  “(日昭语):可是大小姐……”  可还没等加藤老爷子把他的话给说完呢,他的话便被卯月一花给打断了。  “(日昭语):加藤爷爷……如今横江友正的部队已经是抵达了谧川……可咱们城中的守备力量却是严重的不足……我知道您能听懂一些龙寰话……所以我肯请您替我给他带几句话……我相信他是个好人……之所以会跟我爆发了一丝的不愉快……我觉得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听不懂他说些什么……而貌似他也误会了我的话……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只要他能答应帮我……能答应帮助上阁城的这些百姓……那么我这挨得一顿揍……也值了……加藤爷爷……您就帮我问问他……看他愿不愿意帮助我们共渡难关……而作为交换条件……只要是不太过分地要求……我想我都选择答应他……”  卯月一花说完,便直勾勾地盯着萧鸿在看,而至于萧鸿本人……  “(卯月一花):@!-#*!……@#&%……#&!`……&……”  这臭小子怎么说话是那副表情……  “(加藤):%*.#*@……¥.##@!&”  话说这个秃瓢又是从哪冒出来的啊……  “(卯月一花):……@*#¥……@@#……!¥……##*”  我的个妈呀,这都说的是什么鸟语啊,舌头都快在嘴巴里打结儿了……  既然对方只是把自己围起来,却并没有对自己下达任何的拘捕命令,那么萧鸿就相信,自己面前的这嘴巴里正乌拉乌拉的不知说些什么的俩人,铁定是在争论自己,索性的他也就抱着一副看戏的神态,是两腿一盘,就这般的看起热闹来。  嗨……  这日昭国穷到是真的穷了点,不过这里的人倒还挺有意思的,这说起话来就跟嘴巴里放鞭炮一样,还有他们说话时候的那夸张表情,唉呀妈呀简直能笑死我了,不行我不能笑,一笑不就露出马脚了吗,我得向这帮子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乡野村夫们瞧一瞧,什么才叫做大国风范,怎么说我也是出身龙寰,乃是真正意义上的天府之国,我可不能让这帮子野人把我给看遍了,这大国就应该有大国的气度和风范,对,没错,就得这样……  猛地联想到自己此时身处的乃是日昭国,作为一名正儿八经的龙寰子民,萧鸿情不自禁地有些飘飘然来,但是他或许并不知道,此刻能让他飘飘然的这股心气,乃是龙寰所给予他的。  因为在整个东方大陆,龙寰国乃是当仁不让的第一龙头,可以说像什么日昭国啊,什么吐斯国啊,什么南国啊这类的小国家,当真还不够个龙寰国提鞋呢。  无论是从军事的综合实力上,还是从国土的占地面积上,又或者是从国民的综合素质上,这小弹丸小国当真是没有办法去跟龙寰国这样的超级大国去相提并论,更别说像什么国民的生活水准这类的民生指标了。  所以这会儿的萧鸿,才有了身为大国之民的那种荣耀感觉,毕竟当年都待在尤东的他,是对这种大国所给予的荣誉感,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炽烈,可是当他来到这日昭国之后,这种国家所给予自己心底的那种夸张的民族荣誉感,当真是吓了他一大跳。  原来这就是大国之威啊……  原来这就是大国的底气啊……  爽……  真他妈的爽啊……  听着卯月一花和加藤的鸟语对话,萧鸿就权当是在看戏呢,相信这会儿要是能再给他端上来一盘油炸花生米,在端上来一瓶正宗地道的老白干,那就更过瘾了……  “(日昭语):加藤爷爷……您就相信我一回吧……我的直觉告诉我……他真的不是什么坏人……您也知道的……虽然我确确实实的是被他给揍了……但是我能感觉得出来……他明明有杀了我的实力……可是却没有选择杀了我……而是选择跟我拼拳头……而且我还发现……他第二次对我出手的时候……他下手的力道和角度都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如果说第一次我和他的交手……那会儿的他出手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名没有感情的剑客……那么等我第二次与他交手的时候……我就能明显地感觉到……在他的拳风之下所蕴含的那份人性……所以加藤爷爷……请您相信我这一次吧……我真心觉得他会成为帮助我们打败横江友正的奇兵……”  情急之下,卯月一花就差给加藤跪下了。  “(日昭语):哎,这样吧大小姐,我去跟此人交涉一番,然后我再把交涉的内容汇报给您,至于此人究竟是不是横江友正派过来的细作,还等我先问过了之后再说,对了大小姐,还有一件事我得先向你汇报一下,就是眼下的横江友正已经抵达了谧川,如果不考虑下雨这类的情况的话,那么横江友正应该会赶在后天左右的时候对咱们上阁城发动攻势,而我已经在一个月前向卯月大人阐明了横江友正的这次进攻,可是这卯月大人的援军却是迟迟的不来,我估摸着卯月大人的援军估计是来不了了,眼下能救我们的人就只剩下我们自己了,所以就是说,现在所留给我们撤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趁现在横江友正的大军还没兵临城下,要不大小姐您先撤回姊月城,然后我会安排上阁城的其他人是陆陆续续的朝着姊月城方向撤离,毕竟战火无情啊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