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祠百科

林清玄散文欣赏

2022-01-16

名家名篇

本网上,翻了一圈,以最难璨的微笑,迎接观众的掌声。   后来听在马戏团临时打工的学生说,那第一次试飞的失败是刻意安排的,以便引发观众的情绪,我知道了并没有受骗的感觉,反而觉得这失败的安排是符合人性的,那第一次的失败与第二次的成功,虽然只是表演,却是等值的。   失败,使成功显得更珍贵。   我们在实...

本网上,翻了一圈,以最难璨的微笑,迎接观众的掌声。   后来听在马戏团临时打工的学生说,那第一次试飞的失败是刻意安排的,以便引发观众的情绪,我知道了并没有受骗的感觉,反而觉得这失败的安排是符合人性的,那第一次的失败与第二次的成功,虽然只是表演,却是等值的。   失败,使成功显得更珍贵。   我们在实际的人生中亦然如此,许多屏息以待,只等到了失败,但有过失败的成功更值得喝彩与掌声。   在马戏团里走钢索的人和空中飞人,在上台表演之前,必然都有许多的失败,才会使他们设计出这样的表演吧!   他们的成就正是建立在“危险”和“失败”上,如果是在平地上表演就没有人要看了。   生命也像是在走钢索或凌空飞跃,在危险中锻炼了勇气,在失败中确立了坚强。   《万物的心》   每次走到风景优美、绿草如茵、繁花满树的地方,我都会在内心起一种感恩的心情,感恩这世界如此优美、如此青翠、如此繁华。   我常觉得,所谓“风水好”,就是空气清新、水质清澈的所在。   所谓“有福报”,就是住在植物青翠、花树繁华的所在。   所谓美好的心灵,就是能体贴万物的心,能温柔对待一草一木的心灵。   我们眼见一株草长得青翠、一朵花开得缤纷,这都是非常不易的,要有好风水,好福报,受到美好心灵的照护,惟有体会到一花一草都象征了万物的心,我们才能体会禅师所说的“青青翠竹皆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的真意――每一株瞩子里都宝藏佛的法身,每一朵黄花里都开满了智慧呀!   这我们所眼见的万象,看起来如此澄美幽静,其实有着非常努力的内在世界,每一株植物的根都忙着从地里吸收养料与水分,茎忙着输送与流通,叶子在行光合作用,整株植物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大口地呼吸――其实,树是非常忙的,这种欣欣向荣正是禅宗所说的“森罗万象许峥嵘”的意思。   树木为了生命的美好而欣欣向荣,想要在好风好水中生活,建立生命的福报的人,是不是也要为迈向生命的美好境界而努力向前呢?   平静的树都能唤起我们的感思之心,何况是翩翩的彩蝶、凌空的飞鸟,以及那些相约而再来的人呢?    《百年含笑》   在乡间的庭院,一个老人带我去看一棵百年的含笑花,说那是他的父亲亲手栽植的。   那百年含笑的高大使我大吃一惊,因为我们平常看到的含笑花只有几尺高,百年的含笑花竟有两三丈高。   更令人惊奇的是,那棵高大的含笑,花朵开得密密麻麻,香气之盛有如一座香水工厂,方圆几尺的地上都被洁白的含笑花瓣铺满了。   我想到小时候家里种的几棵含笑,盛开时,我最喜欢摘一些放在铅笔盒、放在书包、放在口袋中,走到哪里就香到那里。含笑花的香有渗透力,有时春天过去很久,含笑都谢尽之后,铅笔上还留着春天时含笑的香味,使我写字时有着欢喜的心情。   正在出神的时候,听到老人说:“这百年的含笑开得和它第一次开时一样的香,我如果能像它一样,百年之后也能含笑归土,就好了!”   我说:“阿伯仔,这没有什么问题,你一定可以含笑归土的。”   老人笑了,笑得就如一朵含笑花,那么洁白、纯真,散发着香气。   “不管生命的历程变成怎样,我们每天每天都要含笑开放,让香气飘扬呀!”――看着老人的笑,我心里这样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