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祠百科

惊叹号易云音乐

2022-05-11

其他

惊叹号周杰伦惊叹号没脚鸟惊叹号光良惊叹号周杰伦惊叹号薄荷糖音惊叹号JS惊叹号周杰伦惊叹号薄荷糖音惊叹号徐嘉良惊叹号Kath搞搞惊叹号德宝武装惊叹号光良

惊叹号周杰伦惊叹号没脚鸟惊叹号光良惊叹号周杰伦惊叹号薄荷糖音惊叹号JS惊叹号周杰伦惊叹号薄荷糖音惊叹号徐嘉良惊叹号Kath搞搞惊叹号德宝武装惊叹号光良

这一天,凤举伤了酒,精神不能复原,继续地又在屋子里睡下。一直睡到下午两点钟方才起来。这天意懒心灰,哪儿也不曾去玩。到了次日上午,父亲母亲都不曾有什么表示,以为这一桩公案,也就过去了。不多大一会儿,忽然得了一个电话,是部里曾次长电话。说是有话当面说,可以马上到他家里去。这曾次长原也是金铨一手提拔起来的人物。金家这些弟兄们,都和他混得很熟,平常一处吃小馆子,一处跳舞。曾次长对于凤举,却不曾拿出上司的派头来。所以凤举得了电话,以为他又是找去吃小馆子,因此马上就坐了汽车到曾家去。曾次长捧了几份报纸,早坐在小客厅里,躺在沙发上,带等带看了。曾次长一见他进来,就站起来相迎。笑道:“这几天很快活吧?有什么好玩意儿?”凤举叹了一口气道:“不要提起,这几天总是找着无谓的麻烦,尤其是前昨两日。”一面说时,一面在曾次长对过的椅子上坐下。曾次长笑道:“我也微有所闻。总理对这件事很不高兴,是吗?”凤举道:“次长怎么知道?”曾次长道:“我就是为了这事,请凤举兄过来商量的哩。因为总理有一封信给我,我不能不请你看看。”说毕,在身上掏出一封信,递给凤举。他一看,就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