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祠百科

首页 >  历史热搜 >   因错误转运“死亡”老人,上海5名干部被立案调...

上海老人“死而复生” 涉事医院致歉

因错误转运“死亡”老人,上海5名干部被立案调...

6天前

社会

普陀区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开展调查,并将老人转运至医院救治,目前老人生命体征平稳。 根据调查结果,对涉事单位和相关责任人处理如下: 1、对区民政局...

普陀区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开展调查,并将老人转运至医院救治,目前老人生命体征平稳。 根据调查结果,对涉事单位和相关责任人处理如下: 1、对区民政局...

几星期来,阿娜似乎闹着病,脸瘦下去了。她躲着不跟克利斯朵夫与勃罗姆见面,成天关在卧房里胡思乱想;人家和她说话,她也不回答。勃罗姆照例不会因女人这种任性的行为着慌的,他还对克利斯朵夫解释呢。好似一切生来看不透女人的男子一样,他自命为了解她们。他的确相当了解,可是毫无用处。他知道她们往往很固执的做着梦,心里存着敌意,一味的不开口:那时最好听其自然,别去追究,尤其别追究她们在那个危险的潜意识领域里做些什么。虽然如此,他也开始为阿娜的健康操心了,以为她的形容憔悴是由于她的生活方式,由于老关在家里,从来不出城,也难得出大门的缘故。他要她去散散步。他自己不大能陪她:星期日她忙着敬神礼拜的功课;平日他忙着看诊。至于克利斯朵夫,又特意避免跟她一同出去。有过一二次,他们一块到城门作短距离的散步:那简直烦闷得要死。话是没有的。对于阿娜,自然界仿佛是不存在的,她一无所见;田野在她眼里不过是草木和石头,那种冥顽不灵的态度使人心都凉了。克利斯朵夫曾经教她欣赏一角美丽的风景。她望了望,冷冷地笑了一下,勉强敷衍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