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祠百科

KTV必点的耳熟能详的歌曲:一人一首成名曲...

5天前

音乐

本网...2015年12月28日

本网...2015年12月28日

  话音刚落,庞万春与李三更都是大吃一惊,二人刚要上前却被郑飞一伸手拦住了,庞万春与李三更只能警惕的看着宋燕,尤其是还在她手上的那支“掌弩”,随时做好冲上前来或挡在郑飞身上的准备,“能告诉是为什么吗?”郑飞问道,宋燕没有说话,仍旧低着头,就像是睡着了一样,郑飞更加疑惑,刚想再问一遍,却见几滴“水滴”从宋燕垂着的脸上滑落于地,她竟然哭了,郑飞一愣,“因为你……害死了我的大哥!”宋燕慢慢抬起头来,一双美目浸满泪水看着郑飞,“如果不是为了救你出蔡府,我大哥的身份就不会暴露,他也不会为了保护大家的身份而自尽!”  郑飞一下子呆住了……!  宋燕继续道,“我们兄妹从进入蔡府的那一天起,就做好了献义的准备,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但我们就算死,也要死得有价值!可大哥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救出了你,你却做起了贼寇,因为你,支持北伐收复燕云十六州的大人们都流放的流放,处死的处死,更可恨的是,你居然还娶了耶律淳的女儿,耶律淳的地盘就是燕云十六州,你们成了一家人,你还会收复燕云十六州吗?我恨你,恨你让我大哥死得不值,早知如此,当初我就该在那间屋里杀死你!”  郑飞心中一黯,宋燕说得的确是事实,宋云的确是因自己而死,“那你……为何又主动出声暴露了身份呢?”  宋燕轻轻抚摸着手中的掌弩喃喃继续说道,“因为……我刚刚在外面偷听了你所说的话,我觉得……你似乎还不是个坏人,所以我主动进来献计,想看看你的反应,如果你真的对收复燕云十六州毫无兴趣,我就……与你同归于尽。这支掌弩中也已换上了剧毒的毒针,顷刻间就能要了你的性命。”  郑飞面色一变,禁不住脊背一阵发凉,刚刚在自己对‘掌弩’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如此近的距离,宋燕若想用掌弩取自己的性命的确易如反掌!  庞万春与李三更也是脸色剧变,二人同时上前挡在了郑飞的身前,“但现在……”宋燕把掌弩轻轻地放在了自己身前的地上,缩回手轻轻说道,“我知道,哥哥他并没有白死,我愿意承担误解统帅的一切后果,只希望统帅不要因此而牵连马会长与我的那几位同伴,他们都是不知情的。”  郑飞站起身来,分开庞万春与李三更,走到宋燕的面前,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扶起她,认真的说道,“宋姑娘,宋云兄弟救我逃离蔡京的魔掌,这份恩情我从未忘记过,他的血不会白流,今日当着你的面我郑重起誓,此生一定会尽我所能实现宋云及无数为了大汉民族默默牺牲的英烈们未完成的事业,若有违反,天诛地灭!”  宋燕呆呆的看着郑飞,突然一下子捂住嘴,眼泪再次夺眶而出,郑飞也不知该如何劝,男女授受不亲也不便动手安慰她,只能待她情绪稳定一点才问道,“宋姑娘日后有何打算?”  宋燕轻轻擦擦眼泪,“我……打算出家为尼。”  “啊?”郑飞一惊,全然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急忙问道,“为什么?”  宋燕幽幽道,“大哥已逝,我在世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亲人,了无牵挂,我的身子也脏了……遁入空门才是我的归宿吧……。”  郑飞点点头,说来说去,宋燕还是深受着那噩梦般过去的折磨,心灵的创伤恐怕需要长久的时间才能愈合,郑飞知道现在最好的办法是给她找一个心理医生,带她走出梦魇,可这古代又哪来的心理医生呢?而看起来遁入空门用佛法来放下一切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只是如此一个年轻的女子,她未来的日子还很长,尤其还是自己恩人的妹妹,让她就此遁入空门,也是郑飞所不忍的,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对了!郑飞心中一动有了个主意,暗道不如给她先找点事做,让她通过忙碌忘记伤痛,日后等回了江宁府,再让李清照等人开导开导她。当初李三更的妹妹李四更在被救上梁山后也曾遭遇过这种情况,也是通过这个办法才恢复起来的。  嗯!就这样吧,郑飞打定主意,等她完全走出来,再为她寻个好人家才对得起宋云对自己的恩情!  郑飞随即说道,“宋姑娘,我有一个不情之请,那个计策是你想出来的,没有人比你更加熟悉那个计策,如今战事紧急,为了能更加顺利的打赢这场仗,完成宋云兄弟的遗愿,收复燕云十六州,我想请你先留下来继续帮我们完善那个计策,不知你是否愿意?”  宋燕眨眨眼想了想便点点头,“那……好吧,为了大哥的遗愿,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郑飞笑着点点头,“谢谢你,宋姑娘。”  宋燕看着郑飞真诚的目光,不知怎地,心头一跳,嗯了一声赶忙低下了头去……。第六百七十五章 大名府之战(1)  郑飞刚劝罢宋燕,门外又有护卫来报,说是马植求见,不一会就见马植从外面惊慌失措的冲了进来,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身上和膝盖处的衣服也沾着泥土脏兮兮的,一副逃难的样子,马植一看宋燕果真在这里面色就是大变,再一看地上的血迹,连忙来到郑飞身前满脸自责的喘着粗气说道,“统……统帅,宋燕无理惊扰了您是我的错,您要责罚就罚我吧!”说完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原来马植此前因为误会郑飞,也曾时不时对宋燕等人流露出对郑飞的失望和愤慨,而刚刚不久前马植等人被安顿好后,他本想接着召集起宋燕等人一起谈一谈,交交心,共同商议一下大家未来的出路,也准备把有关郑飞的真实情况都告诉众人,解开众人对郑飞的误解,燕云会的人可各个都是狂热的极端分子,若要他们再误会郑飞,以为是郑飞破坏了收复燕云十六州的事,还指不定他们日后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到时候一切可都晚了!只是马植眼看天色已经太晚了,众人奔波了这么多天十分的疲倦,便让众人先都各自回去休息,一切等第二日天亮了再说。谁料就是这么一会的耽误,一门心思为大哥报仇的宋燕就等不了了,在众人分开后不久,宋燕就悄悄的从住处离开,凭借着刚刚来此时的记忆一路悄悄回到郑飞的营帐,这才发生了后来的一切。而马植回到住处后倒头就睡着了,睡了还没多久就被人叫醒了,他睁眼一看,原来是与宋燕同住一个帐篷的另一名女子,她惊慌的对他说她睡了一会觉得口渴起来喝水,这才发现宋燕居然不见了,又等了一会还不见宋燕回来,她感觉不妙这便来向马植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