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祠百科

首页 >  历史热搜 >   孤勇者(原版无和声伴奏) - 奇幻唱片

志愿者义剪女子提琴拉孤勇者伴奏

孤勇者(原版无和声伴奏) - 奇幻唱片

6天前

音乐

以最卑微的梦 战吗?战啊!以最孤高的梦 致那黑夜中的呜咽与怒吼 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468粉丝 孤勇者(原版无和声伴奏) 00:00 00:00 列表循环

以最卑微的梦 战吗?战啊!以最孤高的梦 致那黑夜中的呜咽与怒吼 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468粉丝 孤勇者(原版无和声伴奏) 00:00 00:00 列表循环

  “这一定是寒武纪的阴谋!”悠久为此在大工坊那边不止一次的对天咆哮,并时不时的通过视频通信威胁某些一脸无辜的吃瓜群众,猫崽只能表示看着某些寒武纪的高级工程师吃瘪真是太有意思了。  不过机枪是肯定没办法了,这种连射武器在玛索眼中很显然是过于超前了。  不过栓动步枪的进度非常不错,造出来的样枪在精度和射程上甩了之前草原精灵们的“溪流造”十多条街,配上奥术火药的重弹和最老练的射手,最远能够打到一千米外的目标(但是动能损失太大,已经无法穿透高级护具),归零后射击100米的目标误差不过1MOA,草原精灵们直接停掉了现有的火枪生产,开始转而生产起这种被命名为“零六式”的新式栓动步枪。  对了,还有一种单手持的连射小型火枪也进行了量产,根据从历史书上获得的情报,这家伙的学名叫“Mauser Military Pistol”,毛瑟军用手枪,据说也是德意志第三帝国在那个时代的一种手枪,玛索不知道要怎么评价这种小型火枪,因为它足够草原精灵双手持握,后座力大,使用的是改造后的7毫米子弹,有单发和连发两种工作模式,其中草原精灵无法进行连发射击(因为从第三发子弹开始这些小家伙就会因为后座力被撞倒在地,或是对着天空射击放飞自我),但是这东西在矮人和大猫人手里简直如同神器——这两个种族力气大,由其是大猫,这些大块头可以双持进行连发,对于草原精灵来说要命的后座力,对于他们来说如同没有。  所以它们被配给大猫人和听命于草原精灵的矮人氏族作为自卫武器,取消连射机构(免得大猫们一扣扳机,10发装的子弹一眨眼的功夫就打完了),使用12毫米的大口径多装药子弹,这样口径的子弹连地龙这种庞然大物都挨不了多少发,不要说一般的人类了,而根据草原精灵的计算,这种口径打到人体的躯干的任何一个部位,其伤口都是开放且致命的,而要是打在肢体上……那么那个倒霉蛋就可以和他的胳膊或是腿说再见了。  姑娘们也帮玛索做了一把,就是如今猫崽腰间枪袋里的家伙,使用7毫米子弹,标准长度比赛级枪管,同样取消了连发机构,使用10发桥夹,弹匣容量可以调整,但是对于平时作战,10发弹匣容量足够使用,而且因为是近距离使用,猫崽将枪口上的准星给挫平了——这样拔枪的时候不会挂到什么。  异世界造物·毛瑟手枪  物品种类:小型单手火枪  物品等级:高阶魔法武器  攻击类型:穿刺  需要属性:力量14/敏捷16/工程学  伤害:2-12(2D6)  重击范围:10-20  重击伤害:x4  武器有效射程:120码  武器说明(黄字):在今天之前,这是混沌收割生命的镰刀,而在今天之后,这是无辜捍卫和平的兵器。  武器重量:4.5磅  武器材质:70%奥术钢,20%桦木、5%精金、5%草原精灵奥术金  说实话,看起来并不怎么样,但是玛索做过测试,狗头人在命中致命部位时,一发子弹就足够令其倒地并直接死亡,大型生物也许一发难以直接射杀,但在命中头部或是多发射击后也是可以做到直接击杀。  唯一的缺点就是因为口径太小,非穿甲类子弹将难以击穿重型护甲。  不过这本来就不是这种火枪的目标,对付重型护甲,猫崽有太多的办法了。第924章 再相逢  随着姑娘们的工作渐渐结束,玛索开始考虑接下来的行程。  首先,带着姑娘们去玩是肯定的,去哪儿玩的话,猫崽有好几个主意,首先就是去龙爪要塞——作为第一次开放时代的重要据点,龙爪要塞所在的盆地如今已经完全的有人化了,世界树带来的丰收令曾经的战场变成了北方最大的产粮区,草原精灵们将那儿经营的如同铁桶一般。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游玩去处,最近这段时间剑与蔷薇打架都快打吐了,休个假,见识一下田园风光也是挺不错的。  其次,玛索这里还有一个关于无冬之夜的任务,虽然还没有开启,但是真要开,那也是分分钟就能够触发的,虽然某对别扭CP互相伤害,但是至少猫崽可以带着姑娘们去无冬之夜这个故事所在的世界,虽然故事离奇了一点,但是那可是DND世界观里最著名的一个世界,写这个世界观的小说也是层出不穷。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地方,比如说绿森王国,这个国度的森林覆盖率可以用“成灾”来形容,城市被田地和森林环绕,这就是绿森王国城市的写照,这样的绿海,是绝大多数地球联邦的玩家所没有见过的,所以对于玩家们来说,东部的大海,西部的森林,北方的冰雪和南方的沙丘就是游戏开放时必定要去见识的风景。  “说起来,玛索,你准备带着大家去哪儿玩。”巴巴莉姆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因为是在安全区,这姑娘儿穿着时常服,通过神术让腰子重新长出来的兔姑娘走到玛索的身旁坐下:“对了,我上次听大家说大海下雪很有意思,下雪是什么?”  “雪,水气碰上冷空气,结冰后落下的产物,你没见过吗?”  “没有,我的父亲与母亲住在人工都市里,在那儿我能见到的只有钢铁的苍穹。”巴巴莉姆说到这里掏出一颗胡萝卜,她看了看玛索,又看了看手里的胡萝卜,最终将它递到了玛索面前:“来一口吗,我已经洗干净了。”  玛索想了想,笑着咬了一小口尖,虽然自己并不怎么喜欢这种根茎,但这毕竟是姑娘儿的心意,而这个世上,姑娘的心意,绝不可辜负。  巴巴莉姆笑的很是开心,这姑娘儿收回手,一口咬了半截胡萝卜。  坐在天台的猫崽与兔子姑娘看着下方的行人,很快的,巴巴莉姆似乎注意到了一对看起来很特殊的行人:“咦,那个草原精灵和人类看起来好奇怪。”  玛索顺着她的指引,看到了她嘴里有些奇怪的目标。  ……  “莫里森先生,我们今天要在这儿休息吗。”穿着有着补丁的牧师袍,桃乐丝提着自己的行李袋看着身边的莫理森先生:“不好意思,桃乐丝的钱不多了。”  “说起来,我借你钱就行啊,为什么不同意呢。”背着大件行李的莫理森感叹道,说起来,这个小姑娘为什么会不同意自己借钱给她呢。  “不行,奥托知道我问别人借钱会不开心的。”这个少女每一次提到奥托的时候,总是非常的开心,这一次也不例外。  奥托应该就是桃乐丝的爱侣吧,莫理森皱着眉头,这样一个无法打败的对手令年轻人很是好奇,为什么桃乐丝会如此的信任他,也会如此的眷恋他:“好了,桃乐丝,我们去找旅馆吧,虽然你没有钱,但我们可以住同一间啊,至少你不用花钱了不是吗。”  “可是……”桃乐丝掏出钱袋,看了看这空空如也的袋子,最终,这姑娘儿只能点了点头:“好吧,但是莫理森先生睡床,我睡地板。”  “你……”正准备说些什么的莫理森看着眼前这个一脸坚持的姑娘儿,最终也只能点了点头:“好吧。”  ……  “那个姑娘应该是桃乐丝吧……”巴巴莉姆指着那对组合说道“看,就是那个女孩,她身边的应该就是最近直播频道很热门的一位直播UP主,叫莫理森,是一个诗人兼情报贩子,他在北地生活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叫桃乐丝的原住民少女,整天说要南下找她的爱侣。”  玛索有些奇怪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的,我刚刚看了他的直播间,很小的一个直播间,只有大概几十个人。”  “因为无聊啊,其实这个莫理森先生很喜欢桃乐丝,可是桃乐丝却一直喜欢那个家伙,所以很有看点,因为这是我见过的第一对非托比人的三角恋爱!”  好吧,看起来这兔子姑娘的看点还真是奇怪。  玛索耸了耸肩,正这么想的时候,两人看到一辆履带车开了过来,看着车上的艾琉克车,猫崽连忙从天台跳了下去——就两层高度,这点距离要是能把猫摔着,估计不用别人,玛索自己都能把自己的猫籍给革了。  “玛索,你的出场风格还真是有意思。”艾琉克跳下车,对着玛索笑道。  猫崽和这小家伙击了掌:“这就是猫人的风格,对了,今天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军情七处开年会,所有的外派特工都会来到帕罗恩斯特进行年度工作汇报,这是我这个大老板认识下面新员工的最好机会,所以我必须参加。”艾琉克解释完毕,看了一眼从旅馆里跑出来的巴巴莉姆:“兔子姑娘,听说你的腰子都被摘了?”  “啊,艾琉克先生真讨厌,不要取笑我啊。”说这话的时候,巴巴莉姆捂着自己的腰,引来了艾琉克的笑声。  “艾琉克殿下,来自铁渣街的小队指挥官玛瑞尔到了,你需要接见他吗。”艾琉克的那位智库馆长说道。  “没问题,辛苦你了,让他过来吧。”艾琉克说道。  于是智库馆长回复了信鸽,而在这时,那对奇怪的组合走到了玛索等人的面前,那个被巴巴莉姆称之为莫理森的年轻人开了口:“请问,你们的旅馆还有空吗。”  “不好意思,这是剑与蔷薇的驻地,我建议你们去城东那一片看看,说不定会有一些民宿旅馆有空位。”不用玛索拒绝,巴巴莉姆就行使了作为小队成员的义务。  “啊,对不起,看起来我们还要走呢,桃乐丝。”  “没事的,打扰你们了。”  这样的组合也引来了艾琉克的好奇:“你们……”  “我们从莫格斯来,是要去亚修比,今天时候不早了,考虑到亚修比会关城门,所以我们准备在这儿休息一天。”莫理森说完,伸出手牵住了桃乐丝的小手:“不好意思,打扰了。”  看着他们离开,艾琉克耸了耸肩膀:“一个男性玩家和一个原住民姑娘儿,是情侣的关系吗?”  “并不是呢。”巴巴莉姆将自己了解的事情说了一下,引来艾琉克的好奇附和:“真是有意思,有空我也会看看他们的直播。”  就在这时,马蹄声传来,猫崽看了一眼远处,确认了数个骑手,这些家伙操纵着马小跑着接近,然后慢了下来,最终在离旅馆还有一百米的地方下了马——这是一个安全的距离,做的也是安全的动作,看起来这个玛瑞尔的家伙虽然是新进成员,有些事情还真是一清二楚呢。  带着这样的想法,看着他们接近,最终,猫崽看了看那个黑人,又看了一看那个高个子,有些尴尬,又在些好笑的捏了捏自己的鼻子。  这个世界有时候还真是小,这几位不是曾经死在自己手上的那几个倒霉蛋吗?第925章 敬所有  所谓不打不相识,说的就是这样的道理,看着这几位有些不自然的神色,玛索倒是笑着和他们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对着艾琉克咧了咧嘴:“这几个家伙我认识,虽然曾经作为敌手,但是他们也是有职业操守的家伙,值得付出信任。”  “我也这么觉得,所以才会雇佣他们,玛瑞尔,奥托,麦什多维奇还有杰瑞德,你们来的很早。”  “南方的行动刚刚结束,我们干脆就回来报道了。”玛瑞尔俯身行礼,在他的身后,另三个地球玩家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这些家伙看起来非常在意他们的新工作,这可是好事,铁渣街的各位当年就曾经跟随着艾琉克的母亲,到最后参加第二次人虫战争,在战后还有好几个年轻人获得了爵位,成为了家臣贵族。  所以,这四个家伙看起来也想走这一条路,说起来虽然艰辛,但是玛索相信这条路的终点会是美好的——艾琉克和他的母亲一样,不会让忠于自己的人吃亏。  “嗯,关于你们的旅馆,我将地址写给你们吧。”  “谢谢你,殿下。”  接过艾琉克写的纸张,玛瑞尔看了一眼玛索:“玛索先生,当初我们都只是在做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所以……”  “没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你们那个时候既然就是在为南方联合工作,拿着他们的薪水,自然应该为他们分忧,不是吗。”  说到这儿,玛索指了指身边的艾琉克:“现在,你们为艾琉克工作,所以也应该忠诚于你们的这份新工作,我说的没有错吧。”  “没错,您还真是大度。”玛瑞尔和奥托笑了笑,而他身后的两只侏儒也点了点头。  “好了,你们去休息吧,等到会议开始的时候,玛瑞尔,你和奥托代表你们的小队过来吧。”  “是的,殿下。”曾经的南方联合成员,如今的军情七处特工们行礼,然后退下。  这个时候莫轻语走出了旅馆,她看了看巴巴莉姆:“我刚刚好像听到有谁提到了桃乐丝这个名字?”  正在离开的黑人奥托转过身:“桃乐丝?”  “奥托!”莫轻语看了一眼这个大块头,然后认出了他:“好久不见。”  “你是……啊,是莫前辈,好久不见!”这个大块头也认出了莫轻语,他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您刚刚说桃乐丝?”  “是的,我刚刚出门的时候,听到旅馆外面有人提到桃乐丝这个名字。”莫轻语看了看玛索:“是谁啊。”  “一个叫莫理森的年轻玩家和一个叫桃乐丝的原住民草原精灵姑娘。”玛索一五一十的将刚刚发生的一切说了出来:“他们说要去亚修比,但是天色不早了,所以想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  “原来如此……想来应该不会是我认识的桃乐丝,只是名字相同。”叹了一声,莫轻语看了一眼奥托,而这个大块头也是瘪了瘪嘴:“是啊,应该只是名字相同吧。”  然后他转身,追向了他的朋友们。  巴巴莉姆看了看奥托,又看了看莫轻语,最终吐了吐舌头:“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  “嗯,整件事情以喜剧开场,却以悲剧为终点,还是说了吧。”莫轻语说完,转而向着艾琉克行礼:“殿下,你好。”  “你好,轻语姐姐。”艾琉克微笑着伸出手,托起莫轻语的手,在她的手背上吻了一下:“莫姐姐还是那么的漂亮。”  “殿下的嘴真甜,能够被比自己还小的男性如此赞美,今天一定会有好梦的。”莫轻语笑着感叹道,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年龄问题而被自己所打败。  是啊,莫姐,你应该像这样开心才对啊……带着这样的想法,玛索也开心的笑着。  ……  “莫理森!真的是你!”一个半身人从二楼的阳台上叫住了莫理森,他一脸的惊喜:“天哪!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来这儿了!”  “啊,是丕平,我是带着这位小姐来亚修比找人的。”牵着桃乐丝的莫理森和这位老友打了一个招呼。  “喔!”半身人拉了一个长音:“可爱的小姐!莫理森!你这个家伙是想过来给我们喂狗粮的吗?!”  “别闹,我们正在因为没有住的地方而发愁呢。”莫理森苦笑着摇了摇头。  于是五分钟之后,莫理森就和桃乐丝走进了这幢小楼,半身人,高个子精灵和两个人类非常热情的招呼起莫理森和桃乐丝。  半身人和精灵是男性,而两位人类是女性,一位是金发戴眼镜有着波浪发的知性大姐姐,一位是束着马尾的半大少女,两位牵着桃乐丝嘘寒问暖。  而两位男性则是坐到了莫理森的对面,半身人举着奥术灯直射莫理森,而精灵一手拿着一大碗的美味肉排盖饭,一手托着自己鼻梁上无镜片的眼框:“莫理森先生,对于那边的那位桃乐丝小姐,你有什么罪行要供认的吗,如果现在就担白罪行的话,在行刑前,还能做一个饱死鬼啊。”  “你们够了啊!”莫理森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靠!为什么你有草原精灵小姐姐啊!那可是原住民啊!眼光超高的啊!”半身人在桌子上蹲着,一脸的“大家都是人为什么你命就这么好我不服”的丑恶嘴脸,他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吃着饭的桃乐丝:“你们是情侣吗。”  “不是。”  于是精灵和半身人脸部表情立即从羡慕转变成厌恶:“我们当你是好哥们,你还要骗我们吗。”  “真的不是,我以我曾祖父的名誉发誓!”莫理森斩钉截铁地说道。  听到莫理森以他最尊敬的曾祖父的名誉起誓,精灵和半身人互看了一眼,然后看向莫理森的时候,就是非常同情的眼光了:“能解释一下吗?”  于是莫理森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将自己和桃乐丝的情况说给了两位好友。  半身人放下了手里的奥术灯:“好吧,这真是一个可怜的姑娘儿,以你的脾气,一定不会丢下她的对吧,我相信你,你就是这样一个老好人。”  “没错,好老人莫理森,我们从五岁的时候就认识了,你的确就是这样一个人,那我很好奇啊,那个叫奥托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我觉得应该是一个大块头,因为每次桃乐丝形容他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仰头看,这应该就是奥托在她眼里的真实位置。”  “一个好运的人渣,明明有这么可爱的女朋友,还要弃她而去,如果让我找到他,我非打死他不可。”精灵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道,然后他将饭推到了莫理森的面前:“不管怎么样,先吃饭吧,明天我们陪你送桃乐丝去亚修比。”  说实话,莫理森也想这么做,找到那个家伙,然后打烂他的脸:“谢了。”  “客气什么,我们是好朋友啊。”半身人说完跳下了桌子:“对了,我打听到一个消息,人生赢家的一个儿子到了帕罗恩斯特。”  “谁?”这个情报可够劲的,精灵和莫理森都看向了半身人。  “艾琉克,就是那位殿下,铁渣街女王陛下为白守川阁下所生之子,她的长子,我们的殿下。”出身铁渣街,半身人提到这位殿下时一脸的自豪。  “敬女王陛下。”精灵微笑着拿过一瓶酒,为自己这个小圈子倒了一杯。  “敬皇太子殿下。”莫理森举起小杯。  “敬铁渣街的大家。”半身人举起小杯。  三人微笑着碰了杯。第926章 更新换代  奥托推开房门,游戏里休息了一晚,今天他要和玛瑞尔一起去亚修比参加会议,军情七处所有行动小队都要在今天派出代表参加,从新人参见那位殿下,到老人们与情报处签定下一年的契约,总而言之,这是大事。  “欢迎,看起来你在线下休息的不错。”站在一楼大厅的是一位尖耳朵的草原精灵,这是这家旅馆的主人,一个玩家,从属于艾琉克殿下的仆人……不,应该用家臣来形容更为恰当。  “你已经准备好早餐了啊。”奥托看了看桌上的食物们。  “当然,作为照看着你们的负责人,殿下交给我们的任务就是在你们住在这儿的时候照顾好你们这些大块头,所以,你是准备先吃早餐,还是准备将带走一份。”  “我的朋友还没有上线,在这儿吃吧。”  于是奥托坐到了桌前,他看着这位小家伙站到椅子上为自己盛上一碗粥,然后是可口的腌黄瓜,咸蛋和很本地化的卡托卡——一种薄饼。  “我的父亲是塞理斯人,这些都是父亲教会我做的早餐,你是地球人,不知道会不会习惯。”  “谢谢……”接过碗,将小碟们拉到自己面前,奥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像这样,再一次的吃到这样地道中华食物的机会。  自从桃乐丝死后,自己有多久没有经历过如此美好的清晨了?  已经完全的记不起来了啊。  带着这样的感叹与一丝哀伤,奥托狼吞虎咽的吃完了自己的份。  “看起来我做的这些清淡的小东西很合你的口味,要早茶吗。”  “不了,我不习惯喝早茶。”  推辞了茶点,奥托递上碗:“我还想再喝一碗粥。”  ……  桃乐丝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少女总觉得自己有事要做,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想不起来自己要做什么。  穿上轻薄透气的亚麻长袍,草原精灵姑娘们推开房门,走廊上的奥术灯已经亮起,看着通往楼下的台阶处的奥术灯,桃乐丝走下了楼,听到来自厨房里的声音,姑娘儿走到了厨房门口,看着正在努力工作的莫理森:“莫理森先生,今天又要麻烦你来做早点了。”  “我出生在单亲家庭,父亲在我出生前就过世了,母亲也有工作要做,从小的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在学习着如何照顾好自己,如你所见,我觉得我还是很好的走完了这段自我救赎之路。”拿着平底锅,正在铺着薄饼的年轻人笑着说道:“从北向南这一路上你一定是累坏了,所以今天我就让我来做早餐吧,桃乐丝,去大厅找张椅子坐下休息去。”  桃乐丝乖乖的退出了厨房,来到大厅中央,姑娘儿看了看墙上挂着的画作,画像里有一个年轻的少女,不知道是谁。  昨天来到这里,莫理森先生的朋友们非常热情,对于桃乐丝来说,如同像是见到了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但是桃乐丝依然有很多事情还没有解决,首先就是为什么自己会一睡那么多年——从与莫理森交谈中,还有桃乐丝自己通过外界确认,她自第四次开放时代起的某一天入眠,直到第五次开放时代起的现如今才清醒过来。  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奥托还会在亚修比等自己吗?  桃乐丝心里是根本没有底,她只记得这个名字,记得自己与他的约定,奥托是谁,他长的如何,这些都已经被她所忘记,唯一记得的就是他很高……但是天哪,这个世界上比草原精灵高的家伙实在是太多了。  桃乐丝不知道今天的行程会不会有一个圆满的结果,对于她来说,这是一个承诺,她记得自己曾经和奥托约定过,要在亚修比大圣堂广场上相见……这是唯一的线索了。  忘记了过去,忘记了自己为何存在,从清醒过来到现在,桃乐丝所认识的只有莫理森先生,自己是从他包租的旅馆房间里走出来的,他说这是缘份,桃乐丝觉得也是,而莫理森先生喜欢她,桃乐丝也知道,可是凡事总有先来后到,奥托与自己的誓言宛如昨日,桃乐丝不想做那背信弃义之徒。  在草原精灵的字典里,承诺有时候比金子还重。  ……  “为什么我要跟你一起去开那个该死的会。”在早餐的餐桌前,潘尼皱着眉头望着桌对面的艾琉克。  “因为你是我的姐姐啊,潘尼。”艾琉克一边说,一边从公共大碗里拿过一条炸鱼咬了一口:“嗯,这味道真不错,让我想想,这应该是莫姐姐的手艺吧。”  “没错,你怎么知道的。”安妮有些好奇的问道。  对于这个疑问,艾琉克笑了笑:“秘密。”  “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当初艾琉克还小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负责过他和潘尼的饮食起居,那是我跟着他的父亲学艺的时候。”倒是莫轻语主动的说了出来。  “莫姐做的炸鱼很松脆,而且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尾巴并不入油。”潘尼一边说,一边看着吃的满嘴都是油的小猫们:“我总觉得,如果每天都让莫姐来做早餐的放,这些小猫总有一天会胖的走不动路的。”  “幸好这儿是游戏世界。”玛索作为小猫中的领头猫,自然不甘示弱的表示道。  然后姑娘们统一了瞪了猫崽一眼,于是猫崽识实务的闭上了嘴。  “总而言之,今天姐姐你是必须要去的,接下来我和丹瑞尔结婚之后,游戏里的事情就很少会管了,所以,以后军情七处就挂在你的名下了。”艾琉克说到这儿看向了玛索:“以后,还要玛索和大家多帮着我姐呢。”  “要引退了吗。”停下吃鱼的嘴,玛索看着眼前的这位,要知道上一世这位可是在新伊甸入侵之后,带着箴言守誓团加入对新伊甸的作战啊。  “嗯,差不多吧,毕竟母亲想把那个位置让给我,她说既然作为长子成家了,就理所当然的应该坐上那个位置。”艾琉克瘪了瘪嘴:“那是我的责任,所以,我准备引退,战团会交给智库团长夫人代为指挥,而军情七处,将会交给潘尼,如果下一次开放有适合的弟妹,将会交给他们打理。”  “这个世界其实就是这样,靠着我们一代又一代的玩家来保护它,爱惜它,所以,没什么可以感伤的。”莫轻语的这句话,仿佛如同总结一般:“等你继承了那个位置,以后就是陛下了呢。”  “我会努力做好的。”艾琉克笑着回应道。  “为了美好的未来。”明恩举杯。  “敬陛下。”莫轻语接上了话题。  “敬这美好的世界。”艾琉克也举起了杯子。第927章 日会蚀月会缺  无论是箴言守誓者,或是军情七处,从一开始的第一次开放时代起,就是在艾琉克的那位母亲的掌控下,虽然第二次开放时代、第三次开放时代和第四次开放时代因为没有适龄的子嗣而一直由历代的智库团长夫人代为管理,但是在第五次开放时代,箴言守誓者与军情七处迎来了他们的新主人——艾琉克。  作为撒哈琳殿下的长子,他有这个资格,也有能力,更有决心和意志,身先士卒虽然不是一位大团长应该做的,但是对于艾琉克来说,没有辱没自己父亲姓氏才是最重要的——作为白守川之子,他没有因为危险而踌躇,没有死亡而退缩,那怕在下一秒死亡就会扑面而来,也依然高举战旗于阵前,这样的品性,在玛索看来已经是足够了。  艾琉克从始至终,都无愧于“白”这个姓氏,那怕有些家伙一直都想要让他们的殿下与之做出割裂,但是这样一位勇士的子嗣,又怎么能够听凭于那些懦夫与阴谋家的指使,白氏亲王可不比手无缚鸡之力的陆氏亲王,只要他愿意,自然有足够的力量与人脉将他举上那个位置,但是他没有。  也正因为如此,特尔善的方耳朵与伽罗尔的尖耳朵又一次巩固了他们善于识人的名声。  而在今天,作为一个将要从这个世界引退的玩家,他将箴言守誓者的大团长之剑与军情七处的掌印者之玺交到了潘尼的手中。  “我很惶恐,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从弟弟的手里接过这两件东西。”  作为新的大团长与新的掌印者,潘尼在众多代表们的面前发表起了感言。  “但是父亲告诉我,在地球,有一句谚语叫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所以面对这样的变化,我坦然接受。”  “我的身体里流淌着来自父亲与母亲为我组合的血,那是荣耀的白氏亲王与同样光荣的撒哈琳家族所组合的结晶,从小的时候开始,我的侍从就不止一次的告诉我,我将会为了撒哈琳家奉献一切,听的多了,我曾经也有些习以为常……”看着台下有些骚动的同类与异类们,潘尼安静的等着,直到台下再度平静下来,她这才对着众多下属们继续她的演讲:“但是有一天,我告诉自己,那不是我想要走的路,我不应该成为一件待价而沽的货物,那不是一个撒哈琳家族的孩子应该走向的末路,所以,我迷惘过,疑惑过,绝望过,因为我觉得以我的力量无法从那解不开的怪圈中走脱开来。”  “然后我的父亲告诉我,原来除了母亲,还有一个叫‘父亲’的生物一直在关爱着我,是他为我指明了未来的方向,是他用手中的剑告诉我,正义,理智还有良知,从来都只在持剑的臂围能够环绕的地方出现,是他告诉我,唯有安祥,可保内心,唯有信念,可保安祥;唯有力量,可保信念,而唯有信念,可保内心……这是一个环环相扣的故事,父亲用它告诉我,对于力量的保有,对于信念的坚持,还有对于内心的忠诚缺一不可。”她看向聚精会神的看着自己的下属们:“我在此立誓,我将持此剑,掌此玺,指引你们前进的道路,引领你们走向胜利,请将力量借给我这个撒哈琳家的姑娘,而我将收集诸君的忠诚,信念与力量,将它们送上正义,理智还有良知的祭坛……箴言守誓者与军情七处从第一次开放时代起就一直在为彼此心中的正义,理智还有良知而战,自那时起直到现在都是如此,我相信,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在下一百年,甚至是下一千年,只要诸君的血脉还在,只要撒哈琳家的血脉还在,只要这个世界还在,我们的子嗣终将在这个世界集结,为这个世界中为数不多的正义,理智和良知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