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祠百科

首页 >  历史热搜 >   第三十四章向往的生活

向往的生活刘昊然对小H说我是好狗

第三十四章向往的生活

5天前

娱乐

刘昊然 “要是一会儿让我知道是谁点这个菜,我就让他去弄彩灯。” 杨紫 “哈喽~” 活力满满的女声从屋外传来。席梓站起身去开门,小H和小O在她身边打转...

刘昊然 “要是一会儿让我知道是谁点这个菜,我就让他去弄彩灯。” 杨紫 “哈喽~” 活力满满的女声从屋外传来。席梓站起身去开门,小H和小O在她身边打转...

  “话说二哥的状态真的有些不大对劲,他之前到底怎么了?”王翘楚也没有拿出兵器,而是掐着法决,让无形的风束缚着杨辰的行动。  “大概是想起上次在帝都机场看到的那个姑娘,然后瞬间就崩溃了吧。”齐鑫话音未落,人已经冲到了杨辰身前,带着火焰的拳头拖出一道残影打在杨辰小腹上。杨辰刚刚才从那坑中爬了起来,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实打实地挨了这一下,他的身体弯了下来,血液顺着他的嘴角流下,那鲜血里隐隐带着几点银色的光芒。  “吼!”杨辰吼了一声,神智似乎更加不清,眼神中有几分迷茫,表情上却带着无限的恨意。“神域·净土!”他依然能够口吐人言,虽然整个人看着野性十足,却也并未丧失语言功能。若真的与魔界之人对战,净土的力量绝对非同小可。无论是魔、鬼或妖,净土都能够给其造出绝对的压制,只是现在面对的几个人却由于戴着蕴含有他精血的戒指,故而他的净土现在能够来带的作用就只有让这个战场看起来多了几分温暖的田园风情和几丝优雅的小资情调。  “这是想上演一出五小强在极乐净土对战冥界双神的戏码吗?连背景环境都已经设定好了,那我们就陪你玩一玩吧。”马麟说完,双脚成马步半蹲,两手在空中划着乱七八糟的轨迹,最后摆定了一个很老土却又很经典的造型,大喊一声:“老马流星拳!”  龙翔宇的右手食指和中指按在自己的前额,他的双眼紧闭,正在和阴阳盘建立联系。而杨辰则双臂平伸在身体两侧,手掌朝外张开,像是想要用身体直接对抗马麟带着风雷之势的这一拳。与某着名漫画里的着名主角的着名招式不同,马麟的这一拳并没有达到音速光速甚至超光速,也没有分毫流星划过夜空的感觉。  马麟的拳头并非砸在杨辰身上,他虽然在战斗中总是显得有些莽撞,但同样的,他对战场之上的变化还是能够异常敏锐地捕捉到。马麟刚刚欺近杨辰,就觉得识海之中传来了一种危险的信号。  “蜂寻百花!”这四个字刚刚从杨辰口中说出,数十只拳头大小的鬼面蜂便凭空出现,这几十只均是工蜂,背后那如同狰狞鬼脸一般的花纹清晰地映在马麟惊诧的双目之中。鬼面蜂尾部的蛰针撕裂了马麟的身体,可其身体破碎之后并未出现血肉模糊残肢飞散的重口味场面,反而从中生出耀眼的雷光,将那蜂群中的大半都电成了碎裂的星光。  “还以为他现在又养鬼又养僵尸又养蜜蜂呢,原来除了那两个鬼界大佬,剩下的都是障眼法啊,啧……不过二哥的意志这么脆弱么,为了一个姑娘就疯成这样,他该不会没有恢复的可能了吧?话说魔界有没有精神病院?不然将来安置他还是个问题……”王翘楚一边说,一边为自己加持了一道咒法,让他的速度更上一个台阶,便也冲上前去,准备试试以速度优势和杨辰近身肉搏。  “那个丫头叫什么来着?肖什么?”陈泉问,他方才唤出的那两只红衣厉鬼早已被杨辰依次卡住脖子拽住胳膊撕成了两截,而他现在则在手上聚起一团阴邪之气,打算趁着杨辰被其他几人缠住的时候占点儿便宜。他早已经放弃了让鬼侍用鬼境来遮掩这里的战局,因为依照鬼侍的实力,他所营造的鬼境根本无法容纳这么大的能量。  “肖佩佩。”龙翔宇已经用阴阳盘将剩余的鬼面蜂全部卷入其中,又将那些原本由纯能量凝聚成的蜂群转化成了水桶粗的水柱朝着杨辰冲击。  杨辰此刻双手之间已经聚气了大量的魔气,那些魔气正逐渐向着中心压缩,凝成一个漆黑如墨的能量球,那其中还不时有黑色的电芒在能量球表面划过。龙翔宇只瞟了一眼,就知道这一下无论是谁挨实了,都绝对不好过。  “佩……佩佩……”杨辰呢喃了一声,眼里先是露出几分极度痛苦的神色,接着便转为清明。“我……我这是……”他手里的魔气已经消散,可他的话还没说完,马麟的拳头已经重重地击在他的胸口,随即各色攻击纷纷落在他身上。  ……  “我觉得最后那一刻二哥好像是清醒了。”王翘楚看着趴在地上的杨辰说道,也确实如他所说,在最为关键的时候,杨辰的确恢复了神智,不然也不会将手中威力极大的那一团魔气散开。  “应该是清醒了。”龙翔宇叼着一根草,脸上的神色倒是满不在乎。  “哈?那你们还都下那么重的手。”王翘楚瞪大了眼睛。  “我看老马似乎没打算留手的样子,我也就随波逐流了。”龙翔宇甩了甩手腕,刚才那两拳打得手臂生疼,不过不可否认确实挺爽的。  “我可没看出来他清醒……”马麟辩解道,一副我根本不是为了打击报复才对杨辰下狠手的样子,不过他四处乱瞟的眼神已经摆明了他此刻有些心虚。  “啧,就不要掩饰了,刚才虽然大家都揍得不亦乐乎的,不过就数你打得最起劲……况且,你到现在不还踩着他的大腿不肯放呢么……其实我倒是觉得你的脚可以再往上一点儿,然后再往中间移一些,这样就能断了他的念想,免得他动不动就发狂。”陈泉坐在一棵树下,正悠然地抽着烟,话里的意思似是对杨辰弄死他豢养的两只鬼表示不满,想让马麟直接了却了杨辰下半生的幸福和下半身的性福。  “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大对劲,按理说他最容易出问题的时候应该是刚刚被拒绝的那几天,后来在薄葬城又和肖姑娘见面时也没见他有这么大的情绪起伏,断没有现在才发疯的道理。”龙翔宇沉吟了一下说道。  “算了算了,先不管这些,那个,老头子,要不然你先找根绳子把二哥捆上吧,不然一会儿我们去抄家的时候他再抽风的话,这不是影响我们的愉悦心情么……再说现在时间本来就紧张,说不定什么时候那些以前的仇家就会找上门来,我们可没工夫再揍他一次。”马麟道。  “啧,话是这么说,不过看你的语气和表情,倒是很想真的再揍他一次的样子。”齐鑫先是回了一句,接着问道:“你刚刚说抄家?抄什么家?”第一百五十章 肖钦  齐鑫对其他几个人的“杀人、越货、灭门、抄家”一条龙服务表示缺乏兴趣,他提出了自己留下来照顾杨辰的二套方案,不过这方案被马麟以杨辰很可能是个基友的理由推翻了。按照马麟的说法,杨辰潜意识里很可能对鬼暝山昆仑山之类的全无兴趣,他心里真正矗立着的那一座令人仰止的高山名为“断背”。  齐鑫看了看杨辰,后者已经恢复成了短发的样子,此前周身一直燃烧着的火焰也消失不见。齐鑫觉得杨辰被马麟踩着的腿突然动了一下,不过依照方才大家下手的轻重程度来看,他认为杨辰那轻微的动作应该是自己的错觉,这家伙绝不可能这么快醒过来。  “算了算了。”齐鑫想了想,认为自己单枪匹马很难压制住发疯状态的杨辰,况且他也听闻大家所言,知道杨辰的鬼沼里还藏着两个霸主级别的打手没有亮相,为了不给自己将来的人生留下阴影和悔恨,他毅然放弃了和杨辰独处的打算。  同时被弃用的还有另一个计划,那就是作为“一条龙”完美收官的抄家劫掠。龙翔宇提出了一个关键性的意见,昆仑剑派既然倾巢而出,而且是为了蹲守他们这一行人,那么断不会在山门之中留下什么太强力的宝贝,况且在拷问了灵云一番之后,龙翔宇几人也得知昆仑剑派没有什么藏着上古至宝的禁地,也没有先人留下的神兵。至于灵丹仙草更是和他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门派中仅有的一些法宝也都分派给了对门派有突出贡献或是与门派高层有特殊关系的弟子。  龙翔宇甚至很纳闷,这么一个穷得仅次于当年的三点鬼下班工作室的门派,怎么能够在昆仑山打家劫舍欺男霸女这么多年。后来想想,他又有些释然——还不是抱上了仙界这根大腿,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只要有靠山在,自然可以横行无忌,这在他们脚下这片土地上可是铁一般的法则。由仙界纵容昆仑剑派胡来这件事来看,仙界也绝不像他们所标榜的那样超然,甚至昆仑剑派很可能就是他们所扶植的鹰犬。  龙翔宇给出的另一个理由是他们方才闹出的动静属实有些过大,要说没人注意根本不可能,这里不比鬼界,人界可是三垣至尊的主场,他们这嚣张的行为就相当于在人家主帅大帐的门口撒尿一样,尿完了理应赶紧跑路,而再去昆仑剑派抄家的行为等同于尿完之后还要在门口写上某某到此一尿,还附赠留下了某个专治男科疑难杂症的退休老军医的联系方式。  上面这两条已然足够,不过龙翔宇还给出了第三个放弃计划的原因,那就是他们已经耽误了太多的时间。从林晨一行人进入仙界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小时左右,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一个小时足够林晨他们甩开自己这几人很远的距离;如果一切不顺利,这一个小时则很可能发生极大的变故,而无论哪种状况,大家都必须抓紧时间上路了。  当然,屠掉一个门派也并不是一无所获,马麟了呵呵地将抄家改成了搜尸。他摸尸体的时候,其他几人开始还皱着眉头一脸厌恶,但随着马麟从一具昆仑剑派长老尸体的手指上撸下一枚戒指,他们仿佛听到了金币掉落在地的声音,于是异常轰轰烈烈的捡尸体运动就此展开,并且战果斐然,最后齐鑫燃起了罪恶的火焰,毁尸灭迹,将一切烧得干干净净。  “也不知道昆仑剑派的山门内是不是真的没有什么宝贝,要是错过了可就可惜了。总觉得这么历史悠久的地方,总要有点镇派之宝的样子啊。”马麟一边清点这自己的战利品,一边嘟囔道。他的十根手指上都戴满了戒指,其中三根指头各戴了两枚,十足一副暴发户的形象。  “宝贝……本座的宝贝……在……在帝都……”被齐鑫拎着一条胳膊架在肩膀上拖着走的杨辰似乎是听到了马麟的话,在意识还仍有些模糊的时候,发出了梦呓一般的轻语。  “啧,他这回是清醒着呢,还是依然发疯呢?还‘本座’……我觉得他的意识似乎已经被他那个兄弟侵占了。要是这次入侵脑细胞的计划成功的话,我一定给我们的前任老大发一面锦旗。诶……他说他的宝贝在帝都?他不会在帝都藏了什么上古十大神器之类的逆天神兵吧?还是说这货准备要打帝都博物馆的主意了?”马麟眯着眼睛继续唠叨着。  “他说的是肖家那个姑娘吧。唉,这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真怕他哪天在乌江自刎了。”龙翔宇摇着脑袋一声叹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会不会自刎我不知道,不过他今天自焚倒是真的。唔,我一直有个问题,没有二哥的话,我们要怎么进入这结界之内?”王翘楚抓了两下头发问道。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但是龙翔宇却用紧紧缠着绷带的手指了指林晨不久之前打开结界的地方。实际上龙翔宇已经不用依靠那绷带上的符咒来压制身体上的九龙印了,但他还是坚持用绷带缠住自己的双臂和前额。用龙翔宇自己的话说,这绷带与嘴里叼着的草茎、T恤前胸印着的大大的“歪”字以及他那睿智的眼神一起,组成了他独一无二的标志。  不过现在却没人留意他亮骚耍帅。众人的目光全都被他手指所指向地方的状况所吸引。林晨一行人灰头土脸地呆在原地休整,杨朵叉着腰大声地在叫骂着什么;林晨则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思考;龙闯脸上带着几分颓丧,一点都看不出之前那种积极乐观充满阳光的样子;而肖钦则躺在他身边的地上,脸上尽是血污,生死不知;流觞站在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位置上负手而立,大家看不到他的眼睛,但是单凭表情来看,似乎带着些许的愧疚;而其余的人手则折损到只剩五个,那些不知名的龙套角色里看来也没几个高手存在。  龙翔宇几个人的目光实际上只落在对面这群人其中三个的身上。第一个自然是林晨,在杨辰尚未完全恢复意识的时候,想要进入仙界之中还要仰仗着她,鉴于身后极有可能有大批实力高强的追兵,林晨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在人界,三垣有着说一不二的话语权,但是在仙界情况便有所不同,到了那里就相当于一艘船驶进了公海,大家的身份都是对等的。而且在仙界这种地方斡旋起来也要比人界容易得多,毕竟人间的高手对于人界实在是太熟悉了。  第二个被大家注意到的人物是流觞,这个之前展露出超凡实力的剑客似乎在仙界之内并未占到任何便宜。当然龙翔宇他们现在并不知道仙界之内会对他们这些一身邪气的家伙产生压制,流觞自然也不会主动告知。而诸如马麟之类的八卦之人更加感兴趣的则是杨朵和流觞表现得似乎并没有之前那么亲密,两人之间好像产生了极大的裂隙。  马麟觉得心里长草一般痒痒的,可又不太敢去触杨朵的霉头,只是看着流觞那踩到狗屎一样的一脸苦逼相,马麟又觉得心中一阵暗爽。  而第三个令他们留意的人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这以前,龙翔宇马麟等人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个人的存在。而与此人第一次见面还要追溯到许久之前,那时候大家根本没想到他可能会有这样的身份,当然,那时候这几个被杨辰剥削和压榨的三点鬼下班的劳工也没想到自己会有九曜星君这样说出去牛逼闪闪会惹得不知道多少人追杀的身份。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当他们亮出自己是九曜之一,并看到对方一脸错愕的神情之时,倒真的是感觉蛮爽的。  “他……难道是……”齐鑫瞄了一眼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肖钦问。  “嘘。”龙翔宇先是悄悄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压低了声音道:“那个大男孩就是二哥那梦中情人的亲弟弟,也是肖家唯一指定的合法继承人,在没得到真正强有力的证据之前,我们还是不要根据自己的感觉来胡乱猜测,虽然我觉得我们的猜测应该还挺准确的。”  “肖家?!嘿嘿,这下有乐子看了,据说当初二哥就是因为在魔族之中那尊贵的身份才不得不和肖家小丫头分开的,如果肖家的长子真的如我们猜想的那般的话,我倒要看看肖家到时候怎么收场,他们说过的话会不会收回去,对待二哥和对待他们自家儿子会不会是同样的态度。”马麟的脸上满是幸灾乐祸准备看热闹的表情。  “同等对待?别傻了,五大世家各个护短,怎么可能同等。人间那些上位者和统治者们的规则从来不是为他们自己制定的,越是垄断机构越是善于制定霸王条款,至于这世界上最大的垄断机构嘛……垄断一个或者几个行业真不算什么,君不见还有垄断一个国家的么。”龙翔宇淡淡地道。  “我录音了,准备好封口费吧,不然我就把这段录音发到网上去,你铁定会被查水表。”马麟说着得意洋洋地举起手里的山寨手机。  “我从来都不封口,我一直都是灭口的。”龙翔宇嘿嘿狞笑。第一百五十一章 来客  “你拍一,我拍一,两个小孩儿打飞机;你拍二,我拍二,妹子出门穿吊带儿;你拍三,我拍三,课后辅导把门关……”马麟一边胡编了几句着三不着两的童谣,一边躲避着杨朵锋利的眼神。如果目光是一把刀,想来马麟早已经被凌迟成一桌薄薄的生鱼片了,很可能连脊椎骨上都被刻满了蝇头小楷,而且那些字连起来绝对是一本完整的《思想品德》一年级上册课本。  杨朵对马麟如此仇视的起因,只是因为龙翔宇小声嘀咕了一句:“这俩人是反目成仇了吗?”而马麟则接了一句:“小夫妻闹矛盾呢,床头打架床尾和的,没事儿。”好死不死的,这句话顺着风就飘进了杨朵的耳朵里。若不是林晨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杨朵,估计现在白虎战将已经抓着镰刀和马麟战在一起。  即便这样,杨朵也还会时不时用眼神将马麟扒皮抽筋挫骨扬灰。马麟自知自己嘴欠,讪讪地转移了话题,他捅了捅身边的齐鑫,没话找话地问:“小齐你是从工作室直接打飞机过来的吧?胖子还好吗?”  “你妹,你才打飞机呢,是说我这是依靠某种生理反应造成的巨大喷射力飞来的么?你这种说法略夸张了点儿吧?”齐鑫板着脸朝马麟狠狠地吐了个槽。  “你这句话里那个‘略’字是不是用得也有些夸张而欠妥呢?”陈泉说完就朝着流觞走去,他与流觞旧时便有些交情,不然在薄葬城一役中两人也不会一同行动。他到流觞身边自然不是为了替马麟打听八卦,而是他见自己这位实力高强的好友明显吃了大亏,他想知道是什么能将流觞逼迫到如此窘境。  流觞与陈泉的对话暂且不提,齐鑫却已经接上了马麟的话头,让马麟避免再度陷入尴尬,尽管依着马麟的性子,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是否尴尬。“胖子……我来的时候他和以往一样,还在看碟片。”齐鑫给了马麟这样一个回答。  “碟……片……?他那台电脑的光驱不是坏掉了吗?”马麟有些诧异地问,他很清楚地记得工作室里那台老爷机的光驱是不能正常工作的,因为胖子长时间将其当做放置卫生纸的托盘,这让这可怜而脆弱的光驱还未行使过几次光驱应有的使命便寿正终寝,终于成功地转职成胖子专用的卫生纸支架了。  “依照胖子的能力,修理一台光驱还不是手到擒来,别忘了,土德星君大人当年可是魔界第一匠师。”齐鑫耸耸肩说道。  “唔,我倒是很好奇是什么样的碟片能让胖子这种地震时都不想挪动半步的懒鬼主动把光驱修好,要知道那光驱可是已经坏掉至少有半年的时间了啊。”马麟对一切可以深究的事情都充满了好奇,据杨辰说,这种求知欲是马麟小学上生理卫生课时养成的良好习惯。  “独立日。”齐鑫给出了一个完全出乎马麟意料的答案,他看着马麟露出不解的神情,便又补充了一句:“双碟版的,但是胖子在柜子里发现它的时候,貌似只有B盘。”  “也就是说,胖子手里的那张盘上写的是‘独。立。日。B’?”马麟一脸释然。  “而且盘面上只有这四个字,这四个字还是横向无间距排布的。”齐鑫进一步解释,马麟则重重地点头。  “我说,你们如果再就这么一件小事没玩没了地吐槽下去,这本书的原本就少得可怜的收藏就会急剧下滑,并且下滑到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作为一本灵异小说,除了开篇之外根本没多少灵异内容也就算了,现在连热血啊,战斗啊这种少年漫画中必不可少的情节也不要了么,是想写成一本专门吐槽的书么,是想靠着这本书登上春晚的大舞台么?是想要在语言类节目中获得一席之地么?是想在新春佳节举国欢庆的日子里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大使馆发来贺电之后的节目里安插你这本书的硬广么?即使这样做,收藏量也不会有明显提高的好么!”王翘楚忍不住出言终止了马麟和齐鑫的对话,说完之后又朝着依然处于昏迷状态的杨辰咆哮着:“还有你,你真的是主角吗?个性不鲜明实力不强大也就罢了,现在连出场机会都越来越少,薄葬城那一战你只在最后露个面耍个帅,让一群龙套抢了风头,现在又先装疯再装死,话说你这么做真的大丈夫?我觉得这本书扑街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就算某改委这样的组织出面进行宏观调控也救不了你了,不如现在就写上一句男一号扑街然后随随便便完结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