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祠百科

首页 >  历史热搜 >   东汉

东汉顶流格局有多大

东汉

2022-05-14

综合

西汉要在东汉前面。 公元前202年,刘邦建立西汉。公元25年,刘秀建立东汉。 秦末农民起义,刘邦在灭秦后被封为汉王。楚汉之争获胜后刘邦称帝建立......2021年7月16日

西汉要在东汉前面。 公元前202年,刘邦建立西汉。公元25年,刘秀建立东汉。 秦末农民起义,刘邦在灭秦后被封为汉王。楚汉之争获胜后刘邦称帝建立......2021年7月16日

  “话不能这样说?”秦文静有些不服气道,“那些美国的特种兵我也有过接触,也进行过对抗,也没想像中的那么厉害嘛。”  “秦少校,你接触的那只是美国单兵的力量,信息化战争,海陆空军是一体的,一体化战争你懂吗?就是天上地上海上的饱和攻击,而且精度非常之高,完全可以瞬间摧毁任何敌方构建的顽固工事!这种战争体验,只有大规模的集团化战役才能真正的体现出来。一场战争,可不是光区区一小队特种兵就能完全体现的。”范伟皱眉道,“就目前演习的情况来看,显然要达到与美国军队对抗的程度,还有很多的不足。而我们进行这次演习的目的,就是要让你爷爷明白,什么才叫做现代战争!”  “可是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我想我爷爷应该是还没有明白的。”秦文静朝着范伟看了眼,认真道,“因为红军根本就没有用信息化战争来打败我们,而用的只是一些普通的正常的战术,包括这次我们雪雕特种营的失利。你要让我那顽固的爷爷认识到什么叫做现代战争,感受到军队必须要改革转型的重要性,恐怕就凭第21集团军靠目前这点水平可不行。”  “刮目相看?你真的可以确定?”秦文静明显有些不信道,“你以为歼灭了我们雪雕特种营,第1集团军就真成了瓮中之鳖,成为了你们手到擒来的战利品?再说了,就算你们现在花大代价消灭处在固守状态的第1集团军,那也只能是战役方面的胜利,你们必须也会损失惨重,要胜恐怕也只会是惨胜而已。就算我军输了,也只能证明第21集团军运气好,作战勇猛而已。”  范伟心里那些想法又岂会和秦文静说个明白清楚?他主动提起这事的目的,可不是和她磨嘴皮子,而是要拉拢她,让她认识到信息化改革的重要性。当然,秦文静如果被折服和深深震撼了,那么她如果在其爷爷耳边说一些来龙去脉的话,也许秦振天的转变就不会是那么的难了。  可是眼前的这秦文静显然没有任何服气的意思,她把第21集团军目前的优势已经全部归咎为了运气。不过也是,论武器装备,两军其实差距并不是很大,而且这几次战斗打下来,用的都只是计谋,就算赢了也和高科技战争没任何的关系。所以,要改变她目前的看法和想法,只能用事实来说话。  在与秦文静回到军部后,周军长便已经与他见过面,并且明确说明要求他主动做好秦文静的思想工作。范伟一开始还真是挺纳闷的,他和秦文静最多只能算是普通朋友而已,做思想工作?这怎么可能!后来他想了半天,才想到一招。对付这样好胜心强的女人,恐怕唯一能有用的方法就是激将法!  “信不信随便你,这样,我和你打个赌怎么样?”范伟随意的开口道,“如果接下去的演习,我不能用现代化战争模式来折服你,我就承认第1集团军真的只是运气不好,并且可以答应你任何一个你认为可以补偿的条件。而如果是我用真正的信息化手段打赢了这场演习,你必须帮我好好和你爷爷说说,做做他的思想工作,让他见一见周军长和姜将军!”  只要秦振天肯见姜卫国和周志茂,那么就无疑表明他已经开始倒向改革派。这是一个信号,有些时候,高层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微妙的,哪怕是一个眼神,都能表达出许多的含义来。他相信只要秦振天肯见这两位改革派的中坚力量,那么其中的含义便已经表露无遗了。退一步来说,就算秦振天真没有这样想,保守派也会读出这样的信号,明白其中的意思的。  “这可是你说的,范伟,你真对这场演习这么看好?”秦文静听见范伟下的赌约,不由微笑道,“行啊,你都不怕我怕什么,这赌约好像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其实我爷爷让第1集团军参加这次对抗演习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想看看改革派的能耐有多大。如果你们真的能用信息化手段赢得战争,恐怕不需要我去说,我爷爷也会愿意接见他们的。所以,我也很愿意给你们牵线搭桥。”  范伟心里不免一惊。看来确实被他猜中了,要想让秦振天倒向改革派,恐怕只有战胜第1集团军这一条路可走。第1集团军输了但是秦振天却并没有输,相反他的一些疑惑得到了验证,犹豫不决的心思终于可以下定决心,恐怕这才是最重要的。当然,这个赌约还是很重要的,秦振天是什么人物?如果由他亲自下令召见和他孙女牵线搭桥,完全就是不一样的感觉,为了秦振天能不用拉下面子,这个赌约必须要进行下去。  “好,那我们这个赌约就生效了。”范伟朝着秦文静笑道,“你好好在这里休养,明天一早,你就跟随着我一起欣赏一次完美的信息化现代战争的体验。”  望着范伟信誓旦旦的话语,秦文静的美眸中第一次露出了惊讶和意外,显然她不知道范伟这个自信是来自于哪里……  从秦文静的病房出来,范伟没有去军部,而是直接去了方项的连队。这次一营对抗雪雕特种营,虽然有了全歼敌方的极大荣誉,本身损失也是很大的。和身经百战的特种兵对抗,伤亡不大恐怕那只能存在与幻想中,夜老虎侦察团一营目前只剩下了三分之一的兵力,阵亡的战士竟然超过了一大半,这种损耗确实令人很震惊。方项已经阵亡,他的连队也阵亡过半,而根据演习规则,阵亡人员是要第一时间撤离演习区域的,当然,你都已经算是死亡人员了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所以,现在方项的连队目前是由副连长接替指挥权在运转。当范伟走进连队的帐篷后,副连长立刻急忙朝着他笑道,“范先生,你可算来了,按照你的指示,一营长已经把雪雕特种营的通讯设备搞到了手,就在这,你看看。”  范伟顺着副连长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见帐篷的不远处地面上,摆放着两套看上去很先进的无线通讯设备。他点点头道,“副连长,麻烦你派人把这通讯设备放到我的帐篷里,我今天晚上要连夜把他们的密码给破解出来。”  副连长一呆,惊讶道,“范先生……你,你一个人就行吗?”  “怎么?怀疑我的能力?”范伟笑着拍了拍副连长的肩膀道,“放心,没有几分能力又岂敢出来献丑?”  听见范伟这样说,副连长立刻笑道,“好,只要你能破解出来,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他说到这里,便指挥几名战士准备把这些通讯设备送走。  范伟这时候又道,“这无线电设备拿来的时候,是处于静默的关机状态?你们收缴来时,有没有发现雪雕的特种兵曾经打开过?”  “没有,这两套都一直关机的,他们要搞偷袭,肯定不敢明目张胆的发射无线电信号,要不然军部的监控系统一定会发现的。”副连长信心十足的摇头道,“我们去抢这两套设备的时候,那负责通讯的特种兵还满脸的不屑,可能他们以为我们拿走这些通讯器材根本没有用,因为破解不了。”  范伟一听,顿时放下心来。也是,看来自己的担心是有些多余的了,毕竟没有人会想到,在一个乙类集团军里竟然会有能破译全军最难的通讯密码的高人?嘿嘿,只可惜,范伟恰恰就是那位他们没有料到的高人!第十三卷 鹰鸽争锋 第八百二十二章 破译  望着眼前这两台便携式高功率的无线电通讯设备,范伟不由开始第一次对雪雕特种营的装备感到了佩服。这两套通讯设备一看就知道不属于任何军方服役的设备,很可能是特殊的秘密国家武器研究所研究出来的东西,不但携带轻便,而且功率高,密码编码复杂,估计价格肯定不菲。也就是特种部队才会特别装备的东西。  不过这两套通讯设备虽然复杂而且精细,但是总的原理却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其工作原理是:在发送端,信息经末端设备变为基带信号,然后调制发射机的载波,形成已调射频信号,经放大达到一定的功率后,馈至发射天线辐射出去;在接收端,接收天线收到无线电信号后,经接收机的选择、变频、放大,解调成为基带信号,再经末端设备还原成信息。  所以,通常的加密方式就是通过频道密码的加密机来完成,而特种部队这种通讯设备却有足足三层密码装置,要破译的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范伟自然不懂无线电破译的高深理论与学问,但是他有一样全世界人都没有的破译法宝,那就是金针。  有金针那强大到变态的运算能力,比起全世界的所有电脑运算次数加起来的总合恐怕还要快,要破译密码,根本不用随机凑巧的通过漏洞来获取,而是直接的暴力破译。  普通的密码破解大家一般做法肯定就是通过尝试去试一些比较可能会设置的密码来随机凑巧,有可能会成功,但是这成功的概率确实太低了。而暴力破解密码呢?就是从1个数字一直这样试下去,总会把密码试出来,就是如果速度慢的话可能要等很久很久……而使用金针,就可以用它那强大的计算能力来瞬间暴力破译!  当然,原理上是这样,实际行不行那可一定。范伟有几分把握,那是因为金针的强悍,可万一这通讯设备的加密机是有破译次数的,可能就不管用了。  无论如何,总是要试一试的,如果真的能破译了这无线电通讯设备,那么范伟心里的那招大棋就可以真正的展开!  从后脑勺中取出这来自未来的金针,范伟用螺丝刀小心的将通讯器材的外壳拆下,然后通过金针对这通讯器材的线路分析之后,他利索的从器材中的一团各种颜色的电线中取出一条蓝色的线丝出来。这就是那根加密机的总线,要让金针连上加密器,就必须要和这根线连接。  剪开蓝色的电线后,范伟将金针缓缓的与电线碰触在一起。一道电光在接触的部分闪过,很快整台无线电通讯设备便开始自动开机并且运行起来!通过与金针的心灵通讯,范伟能很清楚的感受到金针正在全力的破解着这台通讯设备。  令范伟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出现,看来设计这款通讯设备的研究员信心很强,自认为没有人能暴力破译的了这通讯设备的密码,所以压根没有设置自损装置。不过也是,如果没有像范伟这样逆天的金针存在,就算靠目前运行速度最快的超级电脑来运算破译,恐怕破到几十年后才能最终破解出来。  而金针呢?一分钟后,随着通讯设备自动关机,金针自动回到了范伟的后脑中,很快,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片复杂明码,而这些数字和字母,明显就是雪雕特种营的通讯密码了。  范伟嘴角洋溢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有了这份密码,要对付第1集团军恐怕就真的要水到渠成了!密码只有一套,所以无线电设备虽然有两台,却都是可以通用的。范伟没有料到金针的能力强悍到如此,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雪雕特种营的通讯密码便已经拿到手。原本,他还打算要干一个晚上的呢!  很快,他便走出了这座专门属于他休息的帐篷,叫了两个卫兵回来,搬了这套通讯设备便往集团军指挥部冲去。一进了指挥部,范伟看见周军长正在俯身看着敌我态势的地图。这时候,倒是政委眼疾手快,看见范伟进来后,立刻推了周军长一把。  周军长抬头一看范伟正朝他走来,不由笑道,“怎么了范老弟?你不是说要去研究敌人的通讯设备,要破译他们的密码吗?又跑来我这干什么来了?”他刚说到这里,却发现在范伟身后,两名卫兵手上拎着的不正是雪雕的通讯设备?他不由惊讶道,“你这是搞哪出?别和我说要把设备拿到这里让我们大家一起来破解啊?”  “周大哥,你也太小看我了。”范伟笑着道,“怎么,对我这个没信心?”  “那个……范先生,在这指挥部破译敌军密码,有些不太好?我不是给你准备了单人帐篷吗?在那搞研究多好?”这时候,参谋长都笑着道,“你拿着机器来找我们,可我们对无线电又不是很懂,恐怕也帮不了你什么忙。”  范伟摇了摇头道,“你们都误会了,谁要在这里搞破译工作了?我是拿这两台设备过来准备找通讯兵开始发送信号的!”  “啊?”周军长明显惊讶的一楞,随即震惊的觉得不可思议道,“你的意思是……你,你已经破译出来他们的密码了?”  “是的,已经破译好了。”范伟轻描淡写的回了句,“虽然难度比较高,但是还难不倒我。”  “哎呀,太好了!!”政委和参谋长兴奋的忍不住叫出声来,对于这通讯设备能够破译所带来的好处,他们无疑也是十分清楚的。  “好,好啊!!”周军长也是笑着狠狠一拍巴掌在桌上道,“范老弟,你就是我周志茂的福星!有了你,简直胜过一个师啊!哈哈,真是说什么就来什么,这么快就破译了敌方通讯密码,真是奇迹,奇迹!!你真不愧是人才,真正的人才!”  面对甚至已经隐隐有些失态的三人,范伟冷静的说道,“还是快点展开预定的计划,现在就通过雪雕特种营的通讯设备向第1集团军指挥部发电!”  周军长急忙点头,旁边的通讯兵立刻跑了过来,将通讯设备放到桌上开机后便按照范伟报出的密码对密码机开始进行解锁。很快,当第三层密码被解开后,周军长他们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去。  “马上以以雪雕特种营的身份发电!”范伟一声令下,虽然他没有任何军衔,但是通讯兵们还是立刻调正频率,俨然已经把他当成了军部指挥官的一员!第十三卷 鹰鸽争锋 第八百二十三章 诱敌  “我特种营以与今晚十时穿过3号区域山脉,通过悬崖进入5号区域,并且在准确的地点范围附近侦测到敌方集团军军部所在地,利用奇袭和夜战打乱整个敌方集团军指挥部,并且利用爆破手段彻底摧毁敌军的通讯指挥系统,造成敌军指挥系统失灵,达到计划目的,目前正于敌方守备部队进行激烈交火,预计凌晨可以撤出战斗。请集团军各部做好发起进攻的准备,按原计划进行……”  范伟默默的看着通讯兵按照他说的话语发出了通讯信号,心里不免的也有些紧张起来。如果万一这话里有任何让他们感觉到怀疑的话,恐怕这次的计划就要以失败而告终。现在他们赌的就是运气。  目前已经基本弄清楚了敌方的情况,有了秦文静被套出的秘密之后,范伟已经很有底气的明白第1集团军为什么会龟缩在那狭小区域进行阵地战了。他们为的就是拖延时间,吸引兵力和注意力,为雪雕特种营偷袭21集团军军部得手而做准备!所以,当雪雕特种营发出这假信息偷袭敌方军部成功后,第1集团军会以为第21集团军已经乱成一锅粥,必然会进行大规模的反攻。而在范伟的计划里,要的就是第1集团军的大规模反攻!  没有多久,通讯兵兴奋的将耳机摘下,扭头朝着范伟和周军长他们便欣喜道,“敌方总部传来消息,让雪雕特种营按照原来的计划路线撤退,并表扬了雪雕特种营作战的勇敢顽强,还说会按照原定计划与明天上午8时发动全面反攻!”  “太好了!”周军长兴奋的一拍巴掌道,“就怕他不反攻!只要他们一反攻,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范伟终于暗松了口气,整个军指挥部内顿时沸腾欢呼起来。成功骗过了第1集团军的指挥部,这等于就意味着战场态势正在朝我们的原定计划在走,对方被我们牵起鼻子,战场的主动权牢牢的掌握在了我们的手中!  “去,立刻联系各师旅团级军官,马上进行实时视频军事部署会议,我要把接下来如何对抗第1集团军的反攻计划做个周密的部署!”周军长朝着参谋长一下命令,参谋长立刻屁颠屁颠的联络去了。谁都明白,这是打赢这场与华夏国王牌集团军对抗演习最关键时刻,绝对,千万不能有任何的松懈和掉以轻心的情况存在。  没有多久,范伟便和周军长一起参加了全军视频网络会议,这也是军队信息化的一种手段,师团级的军官们已经根本不用返回总部就能身在战场却面对面的与同僚和上级虚拟的在一起接受军事命令。这也是范伟信息化装备部队的一种通讯手段,实时战场指挥会议,在未来的战场上也将会越来越重要。  在会上,周军长将敌人第1集团军即将发动反攻的消息告诉了所有的军官,并且让他们做好一切迎敌的准备,他望着眼前显示器上出现的这些手下的身影,认真而严肃道,“同志们,这一战,关系到整个演习的成败,这一战,关系到我们第21集团军能不能一战成名,这一战,关系到我军军魂的真正体现和现代战争的残酷!所以大家一定要做好准备,大家听明白了吗?”  大屏幕上显示的所有军官纷纷敬礼大喊道,“保证完成任务,尽最大努力阻击敌人,去消灭敌人!”  “不,这一次,我们的计划可不是阻击和顽强对抗消灭敌人,我们要做的,是撤退。主动让出你们的阵地,进行边打边撤的战术。”周军长笑着出声的一句话,立刻让所有军官忍不住发出一阵意外和不解的惊呼声。  “军长,你在开玩笑?让我们主动放弃阵地后撤?这,这不是让敌人追着我们打吗?”第1师师长首先就不乐意了,开口不满道,“这打都没打就后撤,虽然敌人是陆军中的王牌,可也不用怕成这样!未战先怯是兵家大忌,很损士气的!”  “王师长,你是在教我怎么打仗吗?”周军长脸渐渐拉下来道,“你能想到的问题,我周志茂难道就那么笨想不到?”  听见周军长这话,军官们立刻纷纷不说话低下了脑袋。周志茂在军队里有一个称呼,叫周大胆。嘿嘿,在21集团军敢和周大胆提不同意见的人,恐怕还没出声呢!再说周志茂说的很对,他们能想到的问题,他周志茂难道就想不到吗?  “同志们,我让大家后撤,那是出于整个战役的考量,军部在下一盘棋,一盘很大的棋!而至于这盘棋下不下的好,就看大家的表现了。”周军长开口继续道,“我不管你们有任何的困难,就是要让大家把部队做出慌乱而且极力后撤抵抗不了的模样,吸引敌军反攻大举深入到我方军演的腹地!我们有那么大的广阔战略纵深,让敌人多占点土地没什么,敌人不也把他们的地盘一半都让给我们了吗?不要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重要的,是吸引敌人主力,进入我们这次计划的重点区域,2号区域!”  “2号区域?”所有的军官们都楞住了,2号区域不正是一两天前双方的主战场吗?怎么又要把敌人吸引过去这唱的是哪出啊?  仿佛是看出了军官们的意外神色,周军长轻笑道,“同志们,第1集团军想要进行反攻,那我们就给他们来个主动示弱,主动的后撤为的不是逃跑,而是更好的进攻。放心,我已经决定,要把第1集团军,全部消灭在2号演习区域!我要让第21集团军创造新的历史,创造一个能打败陆军王牌的神话!所以,大家一定要严格执行命令,请大家放心,我周志茂绝对不会拉着大家去送死,更不会输了这场演习!”  仿佛是看见周军长那一脸坚定的神情,这些军官们可都是他带出来的兵,既然首长发话了,那他们还有什么话说?虽然心里还有些迷惑不解,但是他们几乎是同时异口同声道,“坚决服从命令!”  “好!不愧是我周志茂的兵!下面,由参谋长向大家宣布作战命令!”周军长满意的点头坐了下去,由参谋长站起身,翻开作战计划本,开始宣布作战命令和具体分工。  这时候,范伟终于露出了有些轻松的笑容,看来这场演习,到底谁胜谁负,已经距离答案不远了……  秦文静望着眼前第21集团军军部指挥所内的实事在线信息传递系统中那不停显示的画面,俏脸上原本的安静与稳定逐渐被越来越多的意外和惊讶所取代。显然她没有料到的很多事情,在这一段时间内都发生了。望着兵败如山倒般疯狂后撤的红军,又望着那疯狂进行反扑的蓝军,她的心里那种喜悦之情由浓逐渐转淡,甚至在这一霎那间,仿佛看出了些端倪出来。  “不对,这不太对劲。”秦文静扭头朝着身旁的范伟皱起黛眉道,“范伟,为什么你们撤退的速度这么快,而且看上去虽然显得慌乱,但是明显是步步为营,很有章法的撤退,我怎么感觉你们的撤退好像是故意的?”  范伟不禁对眼前这位军花有些刮目相看,能光从这战场的实事信息中就能看出兵力分布和动作有故意撤退的嫌疑,这可不是一般人的水平。不过想想也就释然,虽然秦文静只是个特种兵连长,但是战略战术方面想来她爷爷也早就对她进行了耳濡目染。也许正因为如此,所以她才能这么快的看出一些端倪。  “是真的?你们真的在故意撤退?”秦文静看见范伟这模样就觉得不太对劲,更加肯定了她的猜测。她不由充满疑惑道,“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后撤而不是主动抵抗?”  “我们为什么要主动抵抗?”范伟笑着道,“兵不厌诈,你们越是希望我们阻击,我们就越是要撤退。你忘了我和你昨晚的那个赌约了?如果真的进行拼死的阻击,那无论输赢只会两败俱伤,这样一来就无法以绝对的胜利来让你爷爷感受到军队改革的必要性。我说过,接下去的演习一定会让你吃惊的。”  “就算你们故意撤退,难道我第1集团军的指挥官们就都是吃素的?他们会看不出来你们是故意撤退?”秦文静忍不住反驳了句,不过这话语声就算她自己听都恐怕觉得有些底气不足。  “秦少校,你必须要搞清楚一件事,你站的这里,是你所谓的敌方指挥部内,你所看到的,是红军的实时动态信息,能看出一些后撤的端倪这很正常,可是你方蓝军的那些指挥官可不是在这里,你觉得他们能发现的了吗?”范伟随意的轻笑着将显示器上的画面一换道,“这是最前线侦察兵安装的摄像头,你自己好好看看。”  秦文静望着眼前显示器上出现的那些拼命追赶着敌人,发动着全力反攻的第1集团军的战士们从阵地里铺天盖地的冲击而去,不由脸色有些发红,眉头也越皱越深。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啊!在没有接到雪雕的信号前,总部怎么会做出这种反常的大反攻?这不太可能啊!”秦文静实在难以相信眼前的画面是事实,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战况会发生如此大的转变。  “其实这很正常。”范伟见秦文静一脸的难以置信,轻笑道,“因为我军破译了雪雕的通讯设备,并且模仿雪雕特种营,给你的总部发送了错误信息。”  秦文静一楞,很快惊呼出声道,“你,你们把我们的通讯设备破译了?”  “对,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想来你们雪雕的人上上下下都对这套通讯设备的加密情况很满意,觉得根本不可能会被人破译?但是你们却忘了,这个世界上,可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只要是东西,就会有漏洞,只要有漏洞,那就可以进行破解!”范伟淡淡道,“要打信息化现代战争,谍报战与破译战无疑是非常关键的一部分,所以不要任何事都想当然,身为通讯兵,在阵亡的第一时间,就必须把通讯设备破坏,而不是靠着密码无法破译就觉得无所谓。这样,往往会给敌人有机可趁。”  听完范伟的话,秦文静还是有些不太相信道,“这怎么可能,我们的通讯设备,可是连美国人都无法破译的,你,你们怎么可能……”  “秦少校,天下没有攻不破的盾,如果你依旧执迷不悟的话,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范伟伸手一指显示器上那铺天盖地反攻的第1集团军主力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难道还不相信战场态势?除了第1集团军收到了你们已经攻破我方总部的消息之外,他们会敢这样子发动如此疯狂的反攻?他们被骗了!被骗的发动进攻,因为他们相信雪雕特种营已经完成了计划中的任务,而这,也恰恰是我方可以利用的。”  秦文静半天没有说话,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的部队被骗,眼睁睁的看着大部队就这样发动着反攻而掉入敌方的陷阱之内,这的确让她看的不是滋味。  “那你可以和我说说,你接下去想怎么对付我军吗?”秦文静已经开始对范伟越来越表现出敬畏的心态。其实她隐约已经明白了,要说一个乙类集团军突然变的如此能打,如此快速的提升能力是根本不现实的,很有可能这一切都是因为范伟的加入才造成目前这样甲类集团军打不过乙类集团军的情况!这样一个男人,以一人之力,轻轻松松的就把整个集团军都给骗了进去,真不知道他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  范伟朝着秦文静看了眼,笑道,“耳听为实眼见为虚,很快,我就会用行动来告诉你的。秦少校,希望你也能记住我们的赌约,如果你输了……”  “放心,我会履行的。”秦文静认真道,“我也知道,这一切恐怕都是出自你手,范伟,你真的让我产生了太多的好奇,一个人怎么可以厉害到这种程度,文武双全不说,竟然还懂得这么多的阴谋诡计。好,我就看你用什么方法把我们陆军王牌集团军给消灭!”  “你这话到底是在夸奖我还是在损我啊?什么阴谋诡计,这叫战略战术,知道吗?”范伟没好气的瞪了秦文静一眼,惹的秦文静忍不住还是笑出了声。今天的她穿着一身墨绿色的军官服,看上去英姿飒爽,再加上她那美丽的俏脸和完美的身材,自然别有一番另类美丽女人的风味。第十三卷 鹰鸽争锋 第八百二十四章 牺牲  第1集团军的战士们可是终于好好的彻底的扬眉吐气了一回,自从演习打到现在,就压根没这么解气过,那追击叫一个爽啊,颇有些几十年前老前辈们的千里大决战的味道。瞧那些原本还气势汹汹的抢占演习地盘的敌方如同老鼠见猫般拼命后撤,所有人心里那股爽劲那可就别提了。  什么?你说打阵地战也没什么不好?那么你一定是没有听过这次演习蓝军的名头了。也许整个华夏国陆军任何的集团军都可以说愿意打游击战,阵地战,但是唯独这支部队不愿意!因为这支部队是华夏国军队中王牌中的王牌,是永远冲锋在前的那个第1集团军!什么叫第1?那就是冲在最前面,勇猛无敌的代表和荣誉!  所以,让这支部队打阵地战?打破天荒次数也少的可怜,更何况还是在如此重要的演习中次次吃瘪,不得不龟缩防守!这让第1集团军每一位战士们都卯足了一股劲,这下子进行大反攻,还不势如破竹般的疯狂前进前进再前进?  第1集团军的战士们推进的速度简直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在蓝方区域被迅速收复后,他们显然已经准备要一鼓作气的拿下这场演习,所以并未停止住自己的脚步,开始向着红方区域迅速挺进。  结果如同他们所料想的那样,在没有了军方指挥部进行调配之后,整个红方全部乱成了一锅粥,边打边退的都聚集在了红方与蓝方交界的中心2号演习区域,第1集团军自然不会错过这么好全歼对手的机会,勇猛直前的便冲进了2号区域之中!  而在此时,距离2号区域不远处的一处秘密山林里,范伟带着秦文静出现在了此地,而他们此行的目的自然不是什么现场观察,而是陪同着一个排级建制的军队正秘密的进行着某项安装工作。  秦文静呆呆的看着眼前在这草丛中被遮盖的金属大家伙,美眸中全是迷惑和不解。范伟就这样拉着她来到了这里,什么也都不解释,她当然不明白这一行人跑到这里到底是干什么?  “范先生,机器已经装备完毕,请您检查。”排长恭敬的朝范伟敬礼,虽然他身为技术员类型的排长军衔要比普通排长来的高,但是在这位范先生,也就是这种秘密武器的研发者面前,他显然没有任何可以倨傲的资本。  范伟在眼前的这又宽又大,被披着绿色迷彩军布遮掩在草丛里的大家伙面前走了一圈,确定安装无误后,点头道,“好,你们排就在这机器附近待命,任何人想破坏这机器,都必须将他们坚决的进行阻击!人在阵地在,你们明白吗?”  “保证完成任务!!”排长和全排的战士们顿时恭敬的朝着范伟敬礼大声道,“人在阵地在!”  范伟满意的点了点头,扭头便走。这时候秦文静急着追了上去终于忍不住开口道,“范伟,这是什么东西?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啊?”  “这东西你没看见过?”范伟有些神秘的笑道,“这东西叫做带频段抗阻塞干扰大型功率机,一种信息化战争的利器。你没见过也正常,就算美国人目前也只能做到全频率干扰,像带频段抗阻塞干扰大型功率机这种东西,他们还没有技术能够生产。”  “带……带频段抗阻塞干扰大型功率机?那是什么东西?”秦文静惊讶的盯着范伟,显然她并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  也是,身为一个特种兵,确实很多东西都要学习,但是恐怕对于信息技术这块的学习是很少的。毕竟特种兵执行更多的是野外任务,而不是信息技术方面,所以秦文静不懂这些很正常。退一步来说,别说秦文静不知道,这样的高级技术,恐怕就算是问某些专家都不一定明白。毕竟,这可是来自金针的技术,范伟提前了十几年让其出现的新型产品!  “准确的说,这是一种干扰系统,和你们第1集团军刚装备的无线电子干扰系统完全不同,怎么说呢,这就压根是种破坏干扰机器,功率大的足以用十台就能覆盖整个2号区域。”范伟说到这里笑了笑,“当然,带频段干扰的意思就是,只有一个频段的信号是不会受到强烈干扰的,因为那个频道,要给我方军队使用。”  秦文静瞬间彻底的傻眼了,呆呆的急道,“你的意思是……这东西,能覆盖整个2号区域,干扰破坏所有的通讯指挥和互相联系?也就是说,进入了2号区域,就等于进入了一个眼睛瞎了耳朵聋了的地方……”  “你还算是聪明人。”范伟笑道,“走,只要第1集团军最后的这两个主力师的全部力量进入到2号区域,带频段抗阻塞干扰大型功率机就会十台全部发动,到那时候,胜负自然便能揭晓。”  范伟的话语说的很轻松,但是听进秦文静的耳中却是足以发出深深的震撼。第1集团军两个整编主力师,这样的战斗力竟然在他的口中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这种魄力,有几个人能有?可是偏偏,他真的就可能有机会将自己的部队一网打尽!半饷后,秦文静才咬牙忍不住道,“你真是个可怕的敌人,幸好这只是一场对抗演习,如果是在真正的战场上,恐怕你就是所有敌人的噩梦。”  “我只是想让你爷爷知道,战争,也许不一定是非得要惨烈的厮杀,有可能某一项装备,就能完全可以扭转乾坤,反败为胜的。”范伟认真的朝着秦文静说道,“演习的时候,被打疼了没关系,可要是真正的战争呢?那损失的,可是整整一个集团军啊!所以,我必须要军方高层明白,现代战争所带来的可不仅仅只是科技,而是真正的杀戮!”  秦文静听着范伟的话语,不由感叹的点点头道,“是啊……不给所有军官们一次血的教训,他们也是不会对新的战争理念所重视的,也只有拿第1集团军这样的王牌军队开刀,才能凸显出改革的重要性。有时候,我明明觉得心里会不舒服,但是却越来越对你的这套方法表示认同了。看来,第1集团军为了整个军队的未来,是要做出一次巨大的牺牲了。”  范伟笑道,“很高兴你能理解我们改革派这次争取到对抗演习的苦衷。如果能令整个华夏国军队觉醒,第1集团军荣誉上的损失,将会是非常值得的。只有杀了王牌,才能体现出改革的重要性。所以这个第1集团军,陆军中的王牌,非杀不可!”  “军演2号区域,中午,晴……嗞嗞……”一阵又一阵吵杂的电流声不停的在耳机中响着,通讯兵孙磊有些恼火的抽了口烟,狠狠将通讯器材上这已经让他听了整整半天电流声的耳机给扔在了旁边土地上,用力呸了一口口水,无奈和绝望的转过身去,朝着身旁的团长愧疚道,“团长,联系不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眼前的这位第1集团军第2师3团团长气的一跺脚,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整整半天时间了,我们冲破了数道封锁线,跑了这么远的路,这信号怎么还是被干扰啊!完了,完了……3团完了,估计2师都要完了……”  身边剩下的几名战士没人敢吭声,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过,曾经威风一时,被称为铁一般的团长竟然会说出如此丧气的话语。也是,他们谁的心里又好过?  整整一个主力师,成建制的冲进2号区域,追赶着不停撤退的敌军,本来势如破竹的已经从外围边缘杀进了中心地区,正想要把眼前拼命退缩的敌人给包围一口吃掉,可是突然间不知道怎么的所有的无线电通讯全部中断,不仅如此,这种强烈的电磁干扰竟然连坦克的行进指挥系统都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一时间全师的坦克装甲车全部都成了无头的苍蝇,就更不要说一直靠通讯联络分散前进的步兵了。几乎还没等所有人从这强大的电磁干扰下反应过来,刚才还逃的狼狈不堪的敌人们就像突然间活过来般,居然整齐有序,铺天盖地的从四面八方反扑了过来!  上级找不到下级,下级找不到士兵,瞬间乱成一锅粥的军队建制几乎是瞬间便被打散,步兵还好,还可以几十人几十人的拼命突围,可怜那些装甲团的坦克装甲们,一个个的只能孤军奋战,很快便被打成了一辆辆废铁,全军覆没!仅仅经过短短几个小时,第2师,曾经的王牌部队,参加过几次血战大战役的钢铁雄狮,瞬间便被打趴下,彻底的打散了。  他们和团长是通过伪装和潜伏,一步步惊心动魄的逃出来的,本想去和其他大部队汇合杀回去解救2师的困境,哪成想一路上竟然也碰上了3师逃出来的残兵,这才明白原来3师也被彻底打乱打残了!两个王牌主力师,就这样被打成了筛子,直到这时,所有人已经彻底醒悟过来,他们这是中计了,而且是中了一个大计!  本来双方兵力就不悬殊,甚至单论数量来看还是敌方占据优势,再加上这电子干扰打乱了所有通讯和部署,不被打的七零八落那还真是有怪了!  “团长,不是说这次反攻是因为雪雕特种部队把敌方总部给干掉了吗?怎么现在还会有这么强大的电磁干扰?”通讯兵忍不住开口道,“我这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干扰,范围之广,干扰力度之强简直闻所未闻!如果敌方总部都没了,那他们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厉害!”  团长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端起枪返身便朝着原路走去。旁边的几名战士几乎同时急忙从地上站起声,大声询问道,“团长,你去哪?”  “去自杀!!”团长头也不回的苦笑道,“雪雕特种兵没有把敌军总部干掉,这么强大的干扰系统足以两最后的两个主力师给消灭的干干净净,既然如此,我们又为什么要逃出来?当逃兵,你们肯,老子不肯!要死,老子也要死在战场上!”  团长的一番话,顿时让几名战士都恍然大悟。是啊,能发动如此有效率的反扑,能让整个战场都成了一片电子空白区域,这样强大的力量如果说是由一个指挥部被端掉的军队能办到的,又会有谁能相信?很快,他们便都下定了决心,跟着团长“慷慨赴死”去了……  军演大厅,下午三点。  “下面,我正式宣布,本次对抗军事演习正式结束!”台上,华夏国总参部参谋长陈炳仁中将在讲台上大声说出了这句众人期待了整整五天的话语声。但是当听见这声话语声最终落下之时,却又令台下各位大佬们的脸上纷纷露出了不同的表情。  然而,谁都没有开口,现场一片安静异常。陈炳仁中将继续开口道,“演习对抗结果为……红方,乙类第21集团军获胜。蓝方,甲类第1集团军失败。”  声音虽轻,但是还是立刻让在场的许多人脸色瞬间涨红起来。这些人,大多数都是甲类集团军的军长,又或者与败方第1集团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哦当然,还有很多将领和官员们是意气风发的通红了老脸,不过那是因为激动的,而并不是羞愧的。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改革派的领导成员,也是和21集团军有着深厚关系的人员。  “根据演习规定,红方在未丢失八成演习区域的情况下歼灭了八成蓝军的军力,而且自身损失不超过五成,属于大胜,值得表扬,而蓝军则因为被围歼而损失惨重,认定为惨败。”  “哼!”一声淡淡的极其而发出的不满哼声几乎突然间打破了整个会场的宁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坐在第一排正中位置的那个发出声音的苍老男人身上。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声威赫赫,军中虎将秦振天!  “丢人现眼!”秦振天从嘴里忍不住吐出这四个字,便沉默下来再也不开口说话。但是这四个字,几乎让所有与第1集团军的有关人员全部羞愧的低下了脸。的确,在他们的心中,也觉得第1集团军这次演习的表现确实够的上这四个字。  堂堂的老红军出身,参加过三大战役的喋血英雄部队,整个陆军中王牌中的王牌,堂堂拱卫京师的第1集团军,居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和平年代因为特殊需要才组建成型,由各部队抽调军官而勉强组成的没背景,没身份的乙类集团军打成了这样!惨败,什么叫惨败?那就是说如果演习是战场的话,第1集团军这个番号,将被打的彻底不复存在!这不是丢人现眼又是什么?第十三卷 鹰鸽争锋 第八百二十五章 这就是战争  姜卫国轻轻拽紧着拳头,努力想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几十年了,他还从未如今天这般的兴奋和激动过。能让秦振天如此失态的说出这四个字,几乎就凭这点就能让他兴奋不已!赢了这场对抗演习,对于他来说,对于整个改革派来说,都是翻天覆地的革命,一场真正意义上的胜利!  这场胜利,可不光只是第21集团军的,相比起这点荣誉来说,改革派获得的胜利,显然要大的多的多的多。当然,这一切还不能过早的下定论,毕竟秦振天到底是会恼羞成怒还是会彻底反思还在不确定之中,万一他如果一气之下不堪羞辱的直接和改革派做仇人,那恐怕就会适得其反了。  不过无论如何,第21集团军能战胜而且是大胜第1集团军,这都是可以载入史册的。以弱胜强的例子出过不少,但是在华夏国军方的对抗演习中,还真是首次,更何况两支军队又是差距如此的悬殊,对抗的直接效果显而易见都是极具有研究价值的。这一场对抗演习中,尤其是最后的那次致命的电磁干扰给予第1集团军的致命一击,几乎深深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位军官。甚至连那些刚才还在观摩的国外防长们,都各个脸上没有了笑容,变的脸色有些难看。显然恐怕对于他们来说,也不知道在那么强大的全频道电磁干扰下,部队应该怎么办……  国外的防长在演习结束后便已经被请出了这军演大厅,此时在座的只剩下全军重要部队的军官们以及一些重要的官员们,陈炳忠中将朝着诸位看了眼后,缓缓的开口道,“同志们,这场演习我感触颇深呐……倒不是因为乙类集团军打败了甲类集团军,而是乙类集团军所表现出的这些战争手段,让我心里很有些感叹。比装备,两支部队相差不大,这也说明我军目前在军事现代化上所做出的努力已经初有成效,至少一些好装备,新装备已经不仅仅是装备在王牌部队上,比单兵素质,不得不承认,乙类集团军显然不是甲类集团军的对手,这点也是需要往后改进的目标。可是同志们,这场对抗演习的亮点,显然不在这里,因为上述两点,恐怕我不说大家心里也都清楚。恰恰就是因为这演习的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所以我们才要努力的分析分析,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能让一个弱者出乎意料的战胜了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