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祠百科

母亲的微笑

  母亲的微笑   周月琴   来到这世上颠颠簸簸一晃四十多年了。四十多年,一万多个日子,我至少见过了上万张笑脸:有朋友间真诚的笑,有情投意合会心的笑,有得意者朗朗大笑,有失意者暝暝苦笑,有骄恃者不屑一顾的哂笑,有骄眉者腻腻如蜜的甜笑……这些笑虽然千姿百态,各具神仪,但在我看来,它们大都没能在笑者脸...

  母亲的微笑   周月琴   来到这世上颠颠簸簸一晃四十多年了。四十多年,一万多个日子,我至少见过了上万张笑脸:有朋友间真诚的笑,有情投意合会心的笑,有得意者朗朗大笑,有失意者暝暝苦笑,有骄恃者不屑一顾的哂笑,有骄眉者腻腻如蜜的甜笑……这些笑虽然千姿百态,各具神仪,但在我看来,它们大都没能在笑者脸上铺展长久,因此也就没能给我留下多深的印象。   我终生不忘的是母亲的笑。母亲那从不出声的微笑,是村边缓缓流淌的小溪水,是黑暗中摇摇曳曳的一盏灯。   在我刚懂事的那个夏天晚上,天热得人喘不过气,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想去屋外乘凉,又怕蚊虫叮咬。正在我烦躁不安的时候,母亲面带她独有的微笑坐到了我的身边。她一边摇着芭蕉扇给我扇风,一边哄着我:“快把眼睛闭上,睡着了就不热了。”我真的就在那徐徐的凉风和柔柔的昵语声中很快进入了梦乡。   当我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清晨。我跳下床,趿着鞋跑出屋,即刻就闻到一股米饭的焦香---